第546章 沒見過你這樣當老闆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周不器大佬的風采展現的淋漓盡致。

  寧雅嫻美眸里春情閃動,張榜信更是崇拜的幾乎五體投地了。

  周不器心中快慰,滿足感油然而生。

  以前,他都是向各種各樣的大佬請教,這次面對年輕的創業者,他也來了一波指點江山,當真是……頗有幾分小喬初嫁、雄姿英發的氣概。

  接下來的事就順理成章了。

  張榜信說他是和幾個同學一起創業的,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合作夥伴,叫曹潤東。在學而思的股份結構中,張榜信占股60%,曹潤東占股30%,其他兩個同學占股10%。

  周不器就誇讚了他一通,說這個股份劃分很健康。

  一家公司的成功與否,與創業初期的股份結構有很大的關係。

  有的創業者,動輒自己持股90%以上,甚至可能95%、96%,只給團隊分幾個點的股份。這種嚴重畸形的股份結構,一開始就宣告死刑了。

  創始人的胸懷越大,讓出的股份越多,越容易把企業做大做強。

  典型的例子就是小馬哥。

  他創辦企鵝的時候,基本是一己之力,公司股份怎麼劃分都是他說的算。可結果他的做法令人震驚,只要47%。其餘股份分給其他4個聯合創始人。眾人大驚,表示51%才能完全掌控公司,要不多拿點?

  小馬哥則表示,說一旦個人股份超過50%,就會個人專權,就會個人意志大過集體意志,公司還需要其他的領頭羊,47%已經能夠做到很完美的平衡了。

  更典型的例子是華為。華為不是上市公司,任老總卻主動的把99%的股份都分給了全體員工,自己持股不足1%。

  當然了,還有一種是關係型企業。

  即創始人有資源、有人脈、有關係,能拿到政府或者大公司的項目,或者從銀行貸到巨額資金。整個公司的生死存亡,都靠著他的背景。這種情況,他個人100%的持股都沒問題。因為這都不叫創業了。

  創業是高風險行為,99%都要失敗。

  可關係型企業,99%都會成功,員工們高高興興的跟在老闆屁股後面喝湯,高興還來不及呢。

  「周總,我去把老曹叫來,順便把財務報表拿過來,你看下!」

  張榜信風風火火,特別激動。

  周不器一揮手,「我不看報表。」

  「啊?」

  「叫曹潤東過來認識一下就好。」

  「不看報表……怎麼估值?」張榜信惶惶然,心中有些不安,不會是自己想錯了,周老闆根本沒想投資學而思吧?

  周不器道:「投資就是投人,投理念,投思維模式。我對業績、報表那些短期效益不感興趣。」

  寧雅嫻笑著說:「張總,我們周總要是關注財務報表,說不定也像很多風投資金那樣去追逐巨人教育了。」

  張榜信試探著說:「那這估值……」

  周不器擺擺手,很隨意地說:「我關注的是管理理念、企業模式,對錢的事不怎麼關心,也不喜歡討價還價。這樣吧,我出1000萬,占股20%,給學而思估值5000萬,不算虧待你吧?」

  「啊?是……是啊……」

  張榜信呆了呆,都忘記出去叫人了。

  就覺得這大老闆談生意,就是雷厲風行啊,1000萬的大買賣,跟去菜市場裡買菜似的……

  ……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筆1000萬的生意,輕輕鬆鬆就做成了。

  周不器翹著二郎腿坐在車裡,看著車窗外的高樓大廈,和不時見到正在施工的工地,就覺得首都日新月異,發展速度太快。

  快到讓人心慌。

  自己的步伐要是慢了,說不定就被時代甩在身後了。

  寧雅嫻坐在他旁邊,輕輕的咬咬嘴唇,腦海中還是剛才他意氣風發、指點江山的一幕,覺得太霸氣、太偉岸了。

  就好像找回了少女時期的濃濃崇拜感。

  心波蕩漾。

  「老闆……」

  「嗯?」

  「你……我……」

  「怎麼了?」

  寧雅嫻深吸了一口氣,笑著說:「老闆你好厲害,我覺得你說的那個科學思維,真是太棒了。成立專家組,把講課流程標準化,我覺得這是民辦教育機構產業擴張的最佳法門了。不然,去哪找那麼多優秀老師?巨人教育拿到資金了,到處挖老師想擴張產業,可要是他們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恐怕要出問題。」

  周不器笑道:「這是一定的,巨人的商業模式不行,技術模式也不行,距學而思的差距不小。你看著吧,用不了幾年,就得被學而思超過。」

  「老闆懂得真多,隨便指點一下,就讓學而思解除了危機。」

  「嗯……是我女朋友說的。」

  「哦?」

  周不器道:「我在地大那邊不是有套豪宅嘛,是萬科開發的。當初買的時候,給我觸動挺大的。我女朋友去看了好幾次。第一次去的時候,是個女銷售,帶她看房,介紹的特別好、特別周到。介紹廚房時,還說春節時候一家人在一起做飯,也不顯得擁擠,其樂融融。」

  寧雅嫻笑道:「銷售話術嘛,觸動人心中的情感線,引發客戶對房子的共鳴,產生潛意識的購買慾。」

  周不器點了點頭,「是啊,好一點的地產公司,基本都能做到。可驚訝的在後面。第二次去看房,那個女銷售請假了,不在。所以就臨時找了一個男銷售。男銷售不知道她是老客戶,去看房的時候,又詳盡詳實的把房子介紹了一遍。所說的每一句話,所用的每一個詞,跟昨天的女銷售都一模一樣。去了廚房,就說春節時候一家人在一起做飯,也不顯得擁擠,其樂融融。」

  「這……」

  寧雅嫻驚了個呆。

  周不器道:「萬科能做到全國最大,也是有原因的。連銷售話術都能標準化,可見管理功力之深。」

  寧雅嫻感慨道:是啊,銷售標準化了,最大的好處,就是杜絕明星銷售。防止明星銷售利用與大客戶的牢固關係來威脅公司,也防止了其他公司想來挖角的風險。

  周不器伸了個懶腰,「所以說啊,這是個商業社會。生活里的點點滴滴,都蘊含著豐富的商業道理。就看你能不能發現,然後合理的運用了。」

  寧雅嫻幽幽地一嘆,「我是看不到了,這輩子就只能跟著你……嗯,給你打工了。」

  周不器眉梢一挑,「嗯?」

  寧雅嫻臉蛋一紅,連忙轉移話題,笑著說:「還是溫小姐厲害,買房的過程都能有這樣的感悟。要是我,遇到了都不一定有什麼體會。」

  周不器搖搖頭,「不是她。」

  「啊?」

  「是伍雨,我的另一個女友。」

  「哦……」寧雅嫻拉了個長音,然後就側著身,身體前傾,悄悄的說:「老闆,你的女人是不是很多呀?」

  周不器奇怪的看她,「不多啊,就三個,你不都見過嘛。」

  「在外面沒有嗎?」

  「有什麼?我說了,我目前就三個女朋友!」

  寧雅嫻輕咬著紅唇,臉蛋發燙的問:「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但也長期保持關係的那種……沒有嗎?」

  周不器斷然否定,「沒有!」

  這是實話,所以說的斬釘截鐵,底氣十足。

  「那……那……」寧雅嫻吱吱嗚嗚了幾下,如同小姑娘般忸怩,垂首道:「就三個女友……會不會少了點啊?」

  周不器想了一下,現在溫老師懷孕,石婧琳又一如既往地冷淡,身邊只有一個伍雨,便點了點頭,「好像是少了點。」

  寧雅嫻美眸一閃,眼帘一挑,發現他正盯著自己,臉色倏然一紅,趕忙低下頭去,心頭砰砰砰的亂跳。

  周不器奇怪的看她,「我怎麼聽你這話……好像在暗示我?」

  「沒有。」

  寧雅嫻都不敢抬頭看他了,心中緊張又期待。

  這種事,磨磨唧唧的也煩躁。她都離婚好幾個月了,三十多歲的輕熟年紀,夜裡也空虛,也想男人。

  如果能趁此機會把關係捅破,說不定就能跟這個年輕老闆成了好事。

  不要臉就不要臉了,拼了!

  周不器裝模作樣的瞎猜:「肯定有,我猜猜啊……對了,你女兒是誰照看?你妹妹?」

  「嗯。」

  「漂亮不?」

  「什麼?」

  寧雅嫻愣怔了一下,沒反應過來。

  周不器神色古怪的說:「雅嫻,你妹妹幫你照看小孩兒,說明她單身沒家庭,你不會……不會是看我條件好,人也優秀,想把你妹妹介紹給我吧?」

  「你……」

  寧雅嫻立時連呼吸都忘了,氣惱至極,眼眸里似乎燃起了小火苗。

  周不器驚訝道:「怎麼?我猜錯了?」

  寧雅嫻咬牙切齒道:「老闆,你捉弄我有意思嗎?」

  周不器連忙搖頭,「我可沒捉弄你。」

  寧雅嫻狠狠的白他一眼,冷哼一聲,然後就向另一邊車窗的方向轉過去了,看向窗外,似乎再也不想搭理這個混蛋老闆了。

  沒一會兒,就發現那混蛋老闆又伸手過來撫摸自己的大腿了。

  寧雅嫻扭了一下,很煩躁的說:「起來,別撩撥我!」

  周不器好笑道:「幹嘛?你不會吃你妹妹的醋吧?我跟你開玩笑呢,我又沒見過她。」

  寧雅嫻面向窗外,看都不看他,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那你也不能動手動腳,男女授受不親。」

  周不器湊過去,小聲說:「你離婚幾個月,想沒想男人?」

  寧雅嫻臉色瞬時變成了一塊大紅布,轉過頭似嗔似惱地瞪他,「想不想,跟你有關係嗎?我只是你的秘書,又不是什麼別的人。」

  「嘖嘖。」

  周不器沖她擠眼睛,做鬼臉。

  寧雅嫻忍俊不禁,撲哧一笑,翻了個大白眼,「沒見你這樣兒當老闆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