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雙蓮劍典,反促修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巨大的雲鯨飛艦集群,停駐在赤峰山脈千竹山教的宗門港口。

    雲鯨,那是一種巨大到難以形容的生靈,身如山嶽,卻可以追風逐雲而行,最為重要的是性情溫順,只要給口吃的,定期給安排交配,就可以供修士豢養奴役,作為長途運輸的助力。

    千竹山教作為明州大派,雲鯨獸的族群更是已經培養到了近百頭之多,正常來說這種古代巨獸的繁殖能力是很弱的,若是沒有修士插手,再經過個千萬年的自然衍化,這些巨獸就會完全消失不見了,然而在託庇於修士的保護後,雲鯨獸這種古代巨獸反而在各個州的數量逐漸繁殖增多起來,因為修士大宗貨物運輸用它們最為划算。

    前往明州與秦州的交匯邊境之地,至少要耗時半年左右,並不是飛行速度慢,而是這個世界的大陸面積遠遠超過上一世的地球,相比修士的靈舟飛車,還是乘坐雲鯨獸最為合適的,若是用功的話,甚至都不影響日常修煉。

    張烈、葉靈,再加上孫連橫散人的孫恩、孫潔一對兒女,一行四人站在巨艦一旁,注視著下方坐在輪椅上的孫連橫。

    因為不願意離開舒適的家裡,孫潔還被孫連橫打了一耳光,現在眼圈紅紅的,咬著牙不肯看向自己父親。

    相較之下,孫恩成熟得多,他隱隱知曉父親這麼做的深意,此時此刻摟著自己妹妹,強迫她呆在自己身邊,讓父親可以看到。

    但即便是孫恩,也並不知道自己父親真正的打算。

    以一身暗色斗篷罩住周身的張烈,俯覽注視著下方的男人,兩人目光對視,一者惋惜,一者決然。

    之前,孫連橫已然將一個裝著自己全部財物家產的儲物袋,全部都交給張烈了,張烈這一去秦州,沒有特殊情況,至少十年不能回返,孫連橫打算趁著這個時間段,把自己該做的事都做了:為自己的一雙兒女,爭得一些安全生活下去的時間。

    伴隨著前方雲鯨獸的長鳴,這些古代巨獸進食完畢了,雲鯨飛艦集群,緩緩得飛行移動了起來。

    (好好活下去,小恩,承擔起作哥哥的責任,照顧好你妹妹。)

    注視著飛艦向遠方越飛越遠,孫連橫自己控制著木質轉輪,緩緩轉過方向。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似乎是父女之間某種心靈感應一般,本來還生著父親氣的孫潔,突然就心慌起來,她突然間覺得若是此時此刻不向父親好好道別的話,自己一定會後悔。

    「爹,你照顧好自己!」

    衝到了飛艦的一旁,孫潔小臉上涕淚橫流得向父親用力揮著手,這一幕畫面被孫連橫看到了,這個一世桀驁堅強的男人,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泣不成聲。

    「好……好……我會的。」

    雲鯨飛艦集群越飛越遠了,直到,港口上的孫連橫,縮小得變成了一個小點為止。

    「好了,甲板上罡風太大,我們回去吧。」

    「是的師尊。」

    「嗯。」

    孫恩與孫潔兩個小傢伙,連聲應是,平生第一次離開父親的庇護,這一對少男少女就像迷途的小獸一般,本能的想要躲避在氣息最為強大的張烈左右,哪怕,其實是葉靈對於他們相對更加親切一些。

    其實,以自身現在的修為,張烈是沒有什麼興趣調教徒弟,培養後輩的,但問題是孫連橫給得實在太多了,哪怕他不給後續的大半家產,僅僅只憑烈陽劍壁其實就已經足夠讓張烈心動的了。

    但是現在既然已經收下兩人了,那麼以張烈的性子,就不會允許兩人渾渾噩噩,消磨人生。

    進入飛艦二層,築基仙師的船艙之內。

    張烈坐定之後,開始考較起兩名關門弟子目前的修為,孫恩與孫潔的先天資質都不怎麼好,妹妹孫潔還好一些,偽/四靈根天賦,在靜心修煉、不懈怠懶惰、不遭遇瓶頸、不怎麼缺乏修仙資源的情況之下,大概在四十年後可以晉升鍊氣九層境界。現在是十四歲,鍊氣二層修為。

    哥哥孫恩更慘,五行靈根俱全,只是火木靈根突出稍強,這種資質只能說是勉強可以修煉,放在大門派都不算是擁有靈根資質的人。

    孫連橫耗盡家財也想將這一對兒女送入千竹山教,但千竹山教始終不收,也有一部分是這對兄妹資質實在太差的原因,若是靈根資質卓越的話,千竹山教其實也不是不可以收下兩人。現在是十八歲,鍊氣二層修為。

    「師尊,我修煉的是雙蓮劍典,這是我父親為我挑選的一門功法,木火為主配合雙劍之術。」

    在得到張烈的同意之後,孫恩拔出腿上的一雙短劍,施展出一路攻防兼備的雙手劍術,倒也稱得上是中規中矩根基紮實。

    法術劍術,是為外練,一氣呼之,是為內練。這兩者之間是互為影響的關係,修煉哪一體系的內功,就適應修習哪一體系的法術、劍術、神通,不僅僅威力倍增,學習難度也可以大為下降。

    反之,法術、劍術、神通,也可以反作用於內練功法,就像「降魔劍君」梁思浩師兄,他一輩子都沒接觸過什麼高明的內練功法,但就是憑藉手中劍術反促修為,劍意劍氣越盛,硬生生憑藉不怎麼高明的主修功法,修成地道築基境界。

    當然,這是少見的個例、孤例,絕大多數修士都是做不到的。張烈之所以那麼看重烈陽劍壁,那麼看得九霄烈陽劍訣,也是因為他想以外練劍修之術,反促自身純陽罡火修為。

    純陽罡火將增強九霄烈陽劍訣的威力,而九霄烈陽劍訣本身的精妙、奧義,也可以提純自身的內功。

    在張烈眼中,雙蓮劍典是一名金、火、木三屬性靈根天賦的修士,創造出來的一門威力不俗的功法,可是其實不大適合孫恩,相比雙蓮劍典,自己手上的炫火真經反而更加適合他。

    (可是以孫恩的靈根資質,未來想要築基本身就已經很難了,再改修功法,道途就等於是廢掉了,先讓他以雙蓮劍典修至鍊氣九層,然後晉升築基時再轉修功法吧。)

    既然接下了人情,只要自己不死,張烈便會盡力把孫恩孫潔培養出來,當然,這個前提是他們自己不放棄自己的道途,若是本心已經不願修道了,那麼張烈卻也不會強求。

    「恩兒,你本身的資質平庸普通,未來想要在道途上有所收穫,就要付出遠超於常人的刻苦努力,這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一邊言說著,張烈一邊拍了拍半跪在自己面前,孫恩的肩膀。

    「師尊,弟子一定全力以赴,不辱門楣。」

    「嗯。」

    看著眼前少年的一臉堅毅,張烈總算覺得有了一些盼頭了。

    其實孫連橫給的資源,雖然超過二十萬下品靈石之巨,但是若要將他這一對兒女都培養成材的話,需要消耗的資源恐怕二十萬下品靈石遠遠頂不住。當然,對於張烈這種人來說,他就是修煉初期最需要資源,越是修煉到後期他手上的資源就越是不缺了,因此孫連橫的前期投資,對於張烈來說還是很有意義的。

    見張烈說自己哥哥資質不好,一旁的孫潔雖然並沒有說什麼,但小臉上卻是藏不住情緒的,甚至還下意識得撅嘴,表現不滿。

    「怎麼了,你對我的判斷有什麼不認同的嗎?」

    「我哥哥從小就被家裡人稱為天才,他的資質怎麼可能不好?師尊你是不是看錯了,再看一看吧。」

    「小妹,你胡說什麼,家裡僕人奉承你我的話,你怎麼能真的信了。」見小妹不尊重張烈,孫恩臉色一變,急聲斥責道。

    「無妨,小潔,把你修煉的功法劍術也演練一遍吧,讓為師看一看。」

    在張烈的要求之下,孫潔也召喚水蛇,揮舞短劍,演練了一遍自身的修學。她的水準,就連站在張烈身旁的葉靈都為之大皺眉頭,相比孫恩劍術的紮實沉穩,根基雄厚,這個孫潔的各方面根基弱了不止一籌。

    「師尊,我修煉的是水雲劍訣,你看我練得怎麼樣?」演練完成之後,孫潔還一臉興奮的這樣問道,一臉「快表揚我、快表揚我」的模樣,讓張烈啞然失笑。

    「你根本就不適合修煉這套水雲劍訣,以後我幫你把這套功法改一改吧,去劍去訣,只修水雲功,這樣你未來還有些出路。」

    「孫恩,你根基基礎不夠紮實,從今日起在一個月內,分別抄錄雙蓮劍典與這冊炫火真經十遍,完成之後我要檢查。」

    對於孫潔,張烈選擇放養策略了,盡到自己做為師尊的義務,然後剩下的你開心就好,至於向道之心頗為強烈的孫恩,他就得遭點罪了,以他的先天資質,未來修煉上絕對不可以再遭遇大的修煉瓶頸,動輒幾年甚至十幾年無法突破修為。

    為了確保這一點,就需要他自身對於自身所修煉功法的高度領悟深度,這些張烈會言傳身教,一點點的教導他,必然時不惜以痛苦加深記憶力。

    張烈所做出的選擇,也算是因材施教,先天資質極差,但向道之心堅定的孫恩,必須承受痛苦的打磨淬鍊,如此才有可能殺出重圍,而先天資質很差的孫潔,就適合快樂教育,她本身就向道之心不堅,若是再激起逼出逆反心理,那未來註定就沒有成就了。

    因此張烈打算修改她所主修的水雲劍訣,讓她棄劍棄訣,主修水雲功,這樣雖然很可能導致同階戰鬥力暴跌,但是戰鬥力是可以通過法器、傀儡等等器物彌補的,更何況還有自身庇護。

    飛艦上的日子,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度過。

    葉靈比張烈小兩歲,雖然因為修道外加駐顏有術,面容還猶如少女般清麗,身材豐腴美好,但事實上她已經四十四歲了,剛剛晉升鍊氣九層境界未久。

    韓諾當年招人,收一批弟子,除張烈以外,本身就是不看這些人先天資質稟賦的,他只是想多給自己外孫女留下一些助力,因此安士傑,金祖志,葉靈都是修仙家族出身的人,但是先天資質稟賦都比較低,葉靈雜/三靈根資質,四十四歲修煉至鍊氣九層境界,這個修煉速度不快不慢,正常來說還有十六年的時間用以突破築基境界。

    但是宗門每十年一度煉製築基丹的時候,葉靈從鍊氣八層頂峰,突破第九層失敗,未能獲得宗門築基丹,雖然她還可以等下一次開爐,但是葉靈不希望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此,她用自己這些年積攢的善功、靈石(秦葉嶺一役,張烈分她十萬靈石)通過張烈的關係,從傀儡師楊晟那裡,購得兩具二階傀儡,然後跟隨張烈出來了,打算通過自己師兄這邊的渠道,獲得築基丹,完成自身築基。

    而安士傑與金祖志,他們現在都還沒有修煉到鍊氣九層境界,即便心裡想燒張烈這邊的冷灶,也有心無力了,按照他們的修煉進度,在六十歲前突破到鍊氣九層就已經很兇險了,還要再準備幾年申請築基丹,即便一切順利,衝擊築基境界的機會也僅僅只有一次而已。

    安士傑與金祖志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積蓄自身修為,哪還有餘力余時,跟著張烈滿世界亂跑。

    葉靈本身修煉的就是《千機幻葉訣》與《養神訣》兩門威力不俗的功法,現在又購得了楊晟的古獸黃豹傀儡、古獸灰鼠傀儡,戰鬥力之強在鍊氣境修士當然是非常前列的了,哪怕是鍊氣境界的張烈遇到了此刻的她,都會覺得遇到了難纏的好手。以這樣的裝備配製,未來即便晉升築基,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擁有強大的戰鬥力,對於張烈來說,前往妖魔縱橫的蠻荒之地,身邊有一個可以相對信賴的師妹,也是一件貼心的事。

    不過,葉靈同孫潔的關係相處的不錯,反倒同一本正經的孫恩沒什麼交集,這同張烈剛好相反。

    …………

    「嗡!」

    伴隨悠長的鯨鳴之聲,窗外的白雲浮動,景色極盡美好。張烈自一日的自修當中心神回歸,他走向窗外,看了看外面,然後又返回室內,取出烈陽劍壁開始參悟起來。

    張烈本身劍道修養極高,自身修煉的純陽功法,也契合著烈陽劍壁,因此經過雲海漂浮,不斷解讀,他已經漸漸將這套劍訣中的招式,大體參悟出來了:

    第一式,『白陽破曉』,劍光猶如初升之陽,光而不烈蓄而不發。此為蓄勢劍式,增強自身。

    第二式,『日行千里』,劍光暴綻,光華熾熱。此為爆發劍式,瞬間殺敵。

    第三式,『日烈中天』,劍光走向熾熱激烈,如正午之烈日,令敵難以招架。此為強攻劍式,重勢重力。

    第四式,『日坐愁城』,愁,使一個敵手能愁,就是密布的劍網,使其無還手之力。此為尋隙劍式,劍光由剛轉柔,猶如烈日之輝普照,無孔不入,同時亦可作為防守劍式。

    第五式,『日覆心疲』,化解對手招意,減輕對自己傷害。此為精神攻擊之法,修煉者神識修為越強,劍心越強,此劍越強。

    第六式,『日灌滿盈』,匯聚烈陽之光的絕殺劍式,可以瞬間擊垮敵人。

    第七式,『夕日之光』,被對手壓制時候的通過反彈對手進攻的反擊招式,改變戰局。此為精妙變化之劍式,修煉難度極高,但也威力極大,不可想像。

    第八式,『蝕日』,烈日劍網嚴密,密不透光,如同蝕日一般,此為奧義之劍。

    「除這八式劍訣以外,應該還有第九式劍訣,可惜我的修為與劍意不足,無法將之真正參悟出來,不過暫時倒也無需強求,兼修兼悟也就是了。」僅僅八式的九霄烈陽劍訣,本身就已經足夠精妙強大,雖然還未曾真正修學施展,但是初步鑑定的能力張烈還是有的,他可以確定,若非是這套劍法有些不合千竹山教(木屬)的體系,僅僅只是這套劍法本身就可以獲得金慶真人甚至元嬰老祖的重視,也不知道孫連橫是在哪裡獲得此物的。

    吐納練功,修煉劍訣,教導師妹,教導弟子,日子就這樣一日復一日的度過著,張烈本身也開始吞服起二階增益功力的丹藥,他是經過頓悟苦修狀態晉升築基四層境界的,若是根基不夠紮實深厚,本身也不可能進入頓悟狀態,因此張烈現在服用增益功力的丹藥,這本身是並沒有什麼問題的。

    然而就在這一日時,就在張烈進行日常修煉時,整個巨艦飛舟突然間轟隆一下震盪,在這一刻以張烈為中心,雄渾法力擴散支撐,將四周的物品全部都定住了,若非如此的話,瓶瓶罐罐各種物事,此時此刻恐怕已經滾落一地了。

    並沒有過去多久,船艙之外傳來了陣陣的驚呼慘叫之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