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章 天下大勢已定?另一個嶄露頭角的勁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直到弘農城門開始緩緩關閉,聚集在城外亂鬨鬨的兵卒,仍在不停的向前推搡著。吊橋上人頭涌動,而連接橋頭的鐵鎖似乎難以承受負重而繃得緊緊的,說不上什麼時候便將迸裂。城頭上方梁軍將官厲聲喝罵,隨即又立刻下令,又一輪箭雨,便朝著急於衝進城內的同僚傾瀉了過去。

  箭簇弩矢鋪天蓋地的灑落下來,吊橋上擁堵的人群當中又濺起了一團團血花。不住的有士兵倒下,而吊橋也終於慢慢的被拉動起來,而中箭匍匐在上面哀嚎的軍卒紛紛被掀翻墜落,直跌入城外深邃的壕溝當中。

  最後一撥湧入城中的梁軍部眾驚魂稍定,便又聽見外面哀嚎連天。大批被隔絕在弘農城外的將官兵卒高聲疾呼,哭嚎著央求城頭上的同袍再打開城門,放他們進去得以庇護。然而也有人意識到他們現在都被當成了棄子,便厲聲惡言咒罵起來,言語中不但滿是怨毒的恨意,也更透著一股絕望。

  然而戴思文神情冷漠,矗立在城頭上方仍是不為所動。因為他的確又放棄趕不及退返回城內的梁軍將兵的理由。隆隆蹄聲由遠及近,聽起來愈發的清晰,高思繼、康延孝等魏軍大將統領麾下部眾,相繼眼見也要殺至弘農城下,幾撥軍陣再撞到一處時,便又狠狠砍殺戳刺起來!

  大多被隔絕在城外的梁軍部眾頓時作鳥獸散,也有些士兵立刻拋掉手中兵刃,跪在地上哀嚎乞活。

  然而夜間混戰雙方軍旅將兵神經都繃得緊緊的,辨識清面前出現的並非戰友而是敵人的話,二話不說兜頭一刀便要先攻殺過去,以免得反而為敵軍襲擊得手...眼下又怎還顧忌得上你是否誠心投降?

  先前又都已殺紅了眼,但凡身形被掩殺過來的魏軍部眾所吞沒的梁軍步卒,幾乎也盡被順手一刀,直接倒在了血泊當中...也唯有那些搶先四散逃去的敗兵慌忙潛入夜幕當中,才僥倖保存得性命。

  「放箭!」

  隨著戴思遠瞪目厲吼,又是一聲令下,城頭上密集的箭雨,便朝著下方突襲至吊橋附近的魏軍騎眾激射過去。大隊湧進的騎陣當中甲士相繼墜馬,各部將官相繼急聲號令,也只得後退出一段距離,以擺脫這般一味被動挨打的局面。

  幾支羽箭破風呼嘯,疾速射來,忽的一桿長槍盤旋擺動,將那幾杆箭簇盡數撥落。高思繼披覆的銀甲白袍上濺染著斑斑點點的血跡,他方才策馬奔至城前,便發現弘農城城門已然關閉,而牆頭上箭簇弩矢一輪接著一輪不斷的傾瀉下來,麾下不少兒郎處於箭雨打擊的範圍當中,也不免相繼從驚嘶的戰馬上墜落下去。

  可恨!到底還是晚了一步麼?朱溫那廝果然狠辣,城外尚還有不少梁將梁兵,便就此棄之不顧?

  高思繼目光炯炯,怒目朝著城牆上方瞪視過去。既然弘農城城門已經緊閉,現在也沒有機會趁亂再搶攻進去。城頭上蝟集的敵軍居高臨下,不斷的施射箭簇弩矢,麾下軍旅徒增傷亡,以騎軍為主的部眾也難以進行有效的反擊...雖然極不甘心,高思繼也只得再度喝令,開始指揮陸續殺至弘農城下的幾撥騎軍調轉馬頭,退離到城頭上樑軍弓弩射程的範圍之外。

  而魏軍連營這邊,矗立在行營大帳前方的李天衢眺目觀望,依稀能看見夜幕中弘農城郭的輪廓,以及距離城門不遠處大批如怒濤般涌去,不久後又似潮水般撤回的一片片黑影。

  以朱溫的為人秉性,他當然不會顧忌採用丟卒保車的手段,要趁機奪下弘農,看來也很難一舉功成...何況朱溫孤注一擲的計劃事敗,他註定也不會再死守下去,今夜不必再讓麾下兒郎不計代價的搶攻上去,畢竟朱溫想必已經打算要棄城帶領餘部軍旅,意圖儘快再退回關中去......

  李天衢尋思罷了,便立刻下令道:

  「鳴金召回諸路軍旅整頓部曲,不必再搶攻弘農...朱溫必然要引兵往西面退返,倒是趁勢奪回城郭,揮軍追趕便是,今晚眾部將士也甚是勞苦,不必再平添無謂傷亡了......」

  喧囂的喊殺聲終於漸漸平息了下來,弘農城外的原野上伏屍處處。污血將一片片土地染得猩紅。魏、梁兩軍戰至力乏的諸部將士退返回去,也睡不上個圇囤覺,待次日天色稍明之際便又要盡數集結點卯。畢竟朱溫終將率領餘部軍旅要退至潼關以西,還會有一場硬仗要打。

  派出的幾撥哨騎打掃戰場、收殮屍骸,又統計清楚各支部曲傷損。魏軍方面陣亡一萬八千餘人,重傷則近兩萬。其中龍驤、虎翼二都的傷亡相對較為慘重;不過梁國不計代價的集結軍力趁夜襲營,不但也折損了大批兵馬,還要算上眾多未曾撤返回弘農城內,而四散逃離的潰兵敗將...估計朱溫方面傷亡近半,現在仍由他親自統領的軍旅人數應該在五萬左右。

  而夜間那場大混戰中,雖然梁國又折了符道昭、朱漢賓兩員大將,可是待高思繼回營清點,乃至次日打掃戰場之際才發現他胞弟高思綸、高思緒兩人的遺骸......

  李天衢聞訊後也是蹉嘆不已,並親自趕赴高思繼兄弟幾人駐紮的軍寨中。高思綸、高思緒二人的屍首被白布蓋住,就靜靜的躺在架子上,而高行周、高行珪這兩個子侄輩與一眾將官矗立在旁,低頭不語,也是滿面的悲痛激憤之色。

  高思祥則跪倒在兩個胞弟的屍骸面,咬牙切齒,正恨聲說著誓報此仇。而李天衢走到高思繼面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便出言說道:

  「愛卿手足,為國捐軀,朕也甚感痛惜。還望卿節哀順變,高家將門忠烈歿於王事者,朕也必然追封厚賜,而不負愛卿兩位手足功績。」

  高思繼眉宇間凝固著哀傷之色,雙目黯然,面色也甚是悲慟,但是聽李天衢出言安慰,他也勉強打起精神,立刻回稟道:

  「臣等兄弟幾人既是行伍軍人,得遇陛下賞識收錄,自當肝腦塗地本來便矢志竭力補報洪恩,也早知戰事兇險,久經沙場,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得個善終...蒙陛下體恤,臣感激不已,只是眼下仍是戰事要緊,畢竟朱溫那賊子,想必很快也將揮軍往潼關退去...待征討梁賊事罷,臣也自會好生料理兩位兄弟的後事......」

  李天衢又勸慰高思繼幾句,而不過片刻的功夫,解青便疾步趕至,並立刻報說道:

  「啟稟陛下,晉王親自統領大軍夾擊梁賊,所派出的先鋒部曲距離弘農已不過十餘里。所部先鋒正將,乃至晉國世子李存勖,已遣快馬前來稟奏,他即將抵至連營,親自拜見陛下。」

  李天衢聞言眉頭不住一挑,心中也立刻暗念道:

  是啊...還有那河東戰神李存勖,就算朱溫經此一役,他梁國以後便不足為慮,可是天無二日、國無二主,想必你李存勖日後的志向也會是雄霸中原,爭取一統天下,那麼繼朱溫之後,你才將會成為我的心腹大患吶...甚至還會是一個更難對付的勁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