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壽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石頭跟著岳峰一路回到了偏廳等候吩咐,而臘梅跟著岳霄婉卻意外發現她跟小公主蕭皖在一起嘀咕著什麼。

  然後蕭皖就帶著她去見了蕭川,隨即幾個人進了一間屋子,在後面的事情臘梅不得而知,因為她無法靠近那房間。只能在遠處望著,當看見岳蕭皖出來的時候,發現她的臉色很紅潤,好像進了桑拿房一般。

  尤其是她走路的姿勢也不對,好像扭扭捏捏的。雖然這樣,臉上卻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最讓冷小漠驚訝的是臘梅還帶回了一點粉末。那是她故意從假山處出現嚇了岳蕭皖一跳,她懷裡掉出了一包粉末,很快又撿了起來慌忙離去。

  臘梅撿起了一點散落在地的粉末交給冬雪。

  冷小漠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原來是春藥,她不禁一驚。

  這岳宵婉確實是川帝的人,為什麼一開始就安排了這樣一齣好戲呢?那春藥是給她準備的?還是給蕭乾?

  可是不管給誰準備的,今日都有好戲看了。他們不管誰出現了那種事情,都很難看。甚至兩個人的夫妻之情都沒有了。

  如果是給她喝的,倒是無所謂了,畢竟這藥對於她來說跟白水一樣無味無害。不過若是沒有這樣的體魄,喝了藥就成了水性楊花的王妃了,休書一封是輕的,甚至可能會賜白綾吧。

  可是要給蕭乾喝了,她會怎麼樣?

  王爺做了那種事自然就是那個妾而已,也不能怎樣,只會讓她心中生怨吧!

  想到這冷小漠的臉色變了,既然想整他們夫婦,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她用無毒銀針扎破了中指,瞬間出現了一滴血珠,示意冬雪故意讓王爺看見。

  「小漠,你這手指怎麼扎破了?快讓本王看看。」

  蕭乾看到冷小漠捏著中指便一把奪過來她的手指,隨後放在了嘴裡吸了一下。他只是為了幫她止血。

  血到了蕭乾口中,讓他感覺味道有點怪,怎麼在哪裡喝過這種類似的藥呢?

  但是此事擔心的是冷小漠,而不是藥,所以便沒有多想。

  吸了表面的血後,手指便不再出血了,兩個人那曖昧的目光全都看在了蕭川眼裡。

  他眯著眼睛不屑的從鼻子發出了哼的聲音,看看今日宴會過後,你們是否還會像這樣恩愛?想到可能發生的事情,蕭川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冷小漠在不知不覺中讓蕭乾喝了一滴血做為解藥,今日她便不再擔心有人會害他了。

  既然有人想玩花樣,那麼就陪他玩玩。

  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冷小漠吩咐冬雪繼續讓她們盯著,有消息及時通知她。若是後期她陪著皇祖母離開無法告訴她,是在緊急的情況下可以告訴王爺。

  很快就到了宴會開啟時間,眾人紛紛入座,蕭乾和冷小漠自然都被安排在了上座,距離看台最近的位置。而蕭川和蘇妃就在對面。

  讓冷小漠很驚訝的是,今日這樣的場合,冷天美竟然沒有出現,還在關禁閉嗎?不免讓她有些失落,若是今天這齣好戲讓她錯過了,就有些遺憾了。

  不過她又怎麼會讓她錯過好戲呢?她會想辦法讓她觀看好戲的。搜書吧 .

  宴會開始第一件事情就是美食,為了讓大家在觀看節目的時候不閒得無聊,先將美食准好,然後可以邊吃邊喝邊看戲。

  這次壽宴準備的很隆重,節目陸陸續續一直排到了夜晚。

  如果沒有人想要弄出點動靜,或許真是一場祥和幸福的宴會。

  不過冷小漠轉念一想,這宴會也是給年輕人準備的,皇祖母根本不喜歡這些,所以不管宴會出了什麼樣的亂子,也都不會影響她開心的。

  畢竟她準備了更讓她高興的節目。

  老太太按照冷小漠告訴她的,開宴後挑自己喜歡開始吃,吃差不多了就跟川帝說要回去休息,讓大家繼續一直到晚間不要停,她若是感覺無聊還會來宴會看戲的。

  很快老太太就吃差不多了,跟冷小漠對視了一下便讓李嬤嬤跟川帝打招呼,川帝派人送老太太回宮了。

  冷小漠跟蕭乾打招呼後離開,林峰悄悄跟在暗中保護,冬雪留在了蕭乾身邊伺候。

  就在冷小漠剛從宴會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岳宵婉穿著宮中丫鬟的衣服端著酒水走了進去。不遠處臘梅在假山後跟著。

  冷小漠趕快去找臘梅詢問情況。

  「參見王妃娘娘!」

  「記住冬雪的話沒人的時候不用注重禮節,說重要的事情要緊。」

  臘梅剛行禮就被冷小漠攔住了,她覺得這些凡夫的禮節只會耽誤大事。

  她可是記得在現代時候有一個笑話,就是清朝時期兩軍交戰,清政府官員開個炮也要一層層匯報,直到匯報到指揮官處,還要三叩九拜,先是整理全身的衣服,然後下跪參拜,接著詢問是否開炮。就在這個時候敵軍的大炮已經摧毀了營地。

  時間都耽擱在這些沒有必要的禮儀上了,在那種危難的時刻,需要的就是臨危不亂,直接啟動應急方案,要有先斬後奏魄力。

  「岳宵婉見過陛下後就到了後廚,她找人換了丫鬟的衣服便跟著一起來送美食美酒。」

  「她換下來的衣服在哪,帶我去。」

  冷小漠覺得那粉末應該還剩一些,畢竟這東西不能過量,不然人就會昏睡過去了,只會壞事的。

  很快臘梅帶著冷小漠找到了岳宵婉的衣服,還真的在她懷裡找到了那包粉末,已經用了一部分了,冷小漠到處一些收到了她懷裡。然後讓臘梅將粉末放回原處。

  叮囑了臘梅後冷小漠來到了皇祖母的寢宮。

  「漠丫頭,你可算來了。我這都等你半天了。」

  老太太看到冷小漠馬上露出了笑容,還像孩子一樣埋怨她。

  「是啊,這不是路上有點事耽擱了。有人看到我來找您了,怕是一會兒要來。所以還需要您幫忙隱瞞一下。

  到時候您就說是您無聊找我來陪您聊天了。可千萬別說我要帶你出去的事情。」

  冷小漠一臉笑容,從拿到藥出來不久,冷小漠就注意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跟在身後,她大概看出來那是川帝身邊的太監,看來是在監視自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