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恍然醒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請喝茶。」

  「啊,謝謝。」

  雖然愛麗絲和安瑞都已經確定了這份管理局的報告上所確定的事情,但是真當兩人獨自在一起的時候,多少還是有點拘束。

  安瑞就坐在沙發上,作為長輩,自然還是得挑起點話題,來打破當下的沉悶。

  當然最簡單的話題,就是詢問學習方面的事情。

  「愛麗絲,在學校過得怎麼樣,有沒有被欺負?」

  畢竟這之前,愛麗絲可憐的身世,很有可能被學校里的同學欺負。

  一說到這,愛麗絲的話匣子就打開了。

  「欺負?

  不存在的,國王陛下你想啊……」

  「叫爸爸或者老漢、爹就行了。」

  愛麗絲深吸了一口氣,對於突然多出來的這個老爹,一時之間還是沒法下口,畢竟兩人的關係現在可沒那麼親密,扭扭捏捏了下,愛麗絲換了一個叫法。

  既然不用稱呼國王陛下,那就叫安瑞吧。

  「那個安瑞,你想啊,就學校那些傢伙,還敢欺負我?

  來多少,姑奶奶我把他們吊起來打多少。」

  好吧,安瑞也看出來了,愛麗絲在學校應該是校霸級別的存在。

  一個會鬥氣的小學生,想想都可怕。

  先在還不知道愛麗絲的具體性子是什麼樣的,如果是那種容易暴怒的,指不定在學校玩遊戲很難找到同學組隊。

  萬一被拖累了,豈不是要被愛麗絲開鬥氣吊起來線下PK?

  不過女兒作為校霸,不被欺負,安瑞也還算鬆了一口氣。

  只是校霸的話,在安瑞的印象中,成績應該也不是特別的好。

  好在安瑞身份特殊,給學校打聲招呼,保送升學就是了。

  當然,作為父親,安瑞還是要關心下愛麗絲的學習,畢竟在天朝,學生以學業為重。

  「學習方面呢?

  老漢可以給你提供不少幫助。」

  當然是說請家教,請補習老師,請課餘老師之類的。

  「成績很穩定,一直第一,沒什麼好說的。」

  愛麗絲咧嘴一笑,驕傲的挺了挺還在發育的胸脯,文武雙全,這是她最得意的地方。︿( ̄︶ ̄)︿

  「啊,果然這樣嗎,成績穩定,倒數第一。」

  安瑞嘀咕著,順帶也安慰了下愛麗絲:「沒事兒,老漢神通廣大,就算你成績再差,你也可以上好學校,相信我。」

  「( ̄(エ) ̄)ゞ

  愛麗絲一愣,撓了撓頭:「不是,我是說本姑娘常年年級第一。

  小學的課程,完全不夠看。

  我都自學到初中了。」

  「哦,這樣麼……嗯?

  等等,你是說你年級第一?」

  安瑞一臉的驚訝,女兒這麼屌的?

  自己可是學渣啊,女兒一點都不像自己。

  安瑞立馬打開了手腕上的手機,開始利用權限,查看起了愛麗絲在安瑞堡小學裡的成績。

  安瑞眯著眼睛看著愛麗絲,嘶,好傢夥,天才少女啊。

  文武雙全,上得了廳堂,還下得了廚房,牛皮。

  父女兩以此為突破口,也漸漸的聊開了。

  安瑞發現,這個女兒其他什麼都不像自己,唯一像自己的,就是也挺鹹魚的。

  如果不是家庭原因,愛麗絲可不想好好讀書。

  躺在床上,做一條鹹魚,看看漫畫番劇,玩玩遊戲她不香嗎。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讓愛麗絲必須獨立,必須努力才行。

  父女的關係很快拉近,不過時間過得總是很快。

  飯桌上的菜還熱氣騰騰,房門便「嗶」的一聲打開。

  安瑞和愛麗絲父女兩的心同時「咯噔」一聲,父女兩知道,維克多回來了。

  安瑞無法面對維克多,不知道將手中這份監護人文件遞給維克多的時候,那傢伙會怎樣。

  愛麗絲也不知道怎麼面對維克多,維克多最討厭的安瑞就在家中,關鍵是自己和安瑞的關係還十分特殊。

  「愛麗絲,好香……嗯?」

  開門就聞到滿桌菜餚飄香的維克多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便發現自己的沙發上,竟然坐著一個男人。

  而愛麗絲,正乖乖的坐在那個男人旁邊的小板凳上。

  那個男人!

  維克多怒火「噌」的一下便升了起來:「安瑞!」

  正是這個男人,讓瑪莉亞失蹤了,也正是這個男人,給自己帶來了不幸。

  如果不是他的話,教廷不會覆滅,自己還是那個聖殿騎士團。

  如果不是他的話,魔王軍早就被阿哈利姆聯軍給滅了。

  如果不是他的話,瑪莉亞,嗯,最後一定會和自己走到一起,而不是失蹤。

  「你來幹什麼?」

  雖然維克多的武器作為管制刀具,早就在戰後被收繳了。

  但是此時的維克多鬥氣全開,青筋暴起,直接朝著安瑞撲了過來。

  「臥槽,維克多,你冷靜下!」

  安瑞隨手畫了個魔法,一道無吟唱施法,重力加持術頓時打在了維克多的身上。

  像是身上壓了十幾噸重物一般,維克多「咚」的一聲便摔倒在了地上。

  「維克多!」

  愛麗絲一陣驚呼,連忙跑過去,俯下身,輕輕扶住維克多,氣呼呼的看著安瑞:「安瑞!」

  雖然安瑞是愛麗絲的親身父親,但是這11年多來,愛麗絲並沒從安瑞身上感覺到任何一點父愛。

  相反,維克多倒是一泡屎一泡尿的,含辛茹苦的將愛麗絲撫養長大。

  安瑞對維克多出手,自然讓愛麗絲十分惱火。

  她可沒興趣像電視劇里那樣,「你們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而是用犀利的眼神警告安瑞,不要對維克多動手,這是她「唯一」的「親人」。

  看著愛麗絲眼神中的警告意味,安瑞也一臉歉意:「抱歉愛麗絲,我只是想讓維克多冷靜一下,並沒有其他意思。

  你也知道,突然暴起是難以解決任何問題的。」

  說著又看向了維克多,繼續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敵視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見到我就想干架。

  但是維克多,我至始至終都把你當做是朋友。

  我們是勇者小隊的隊員,我不希望看到任何隊友不開心。

  我試圖從各個方面幫助過你,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每次都會拒絕我直接或者間接的幫助。

  我真心希望,我的朋友會過得好一點。」

  安瑞倒是真心話,瑪莉亞跑了,是敵是友不知道。

  阿狸、夢兒死了,屍骨都沒找到。

  拉比克還過得不錯,小逍遙,不過很少見上一面。

  劍麻現在被管理局關押著,處理起來還有點麻煩。

  唯獨維克多,縱使安瑞如何幫助,這傢伙總是拒絕和迴避自己。

  愛麗絲也嘆了口氣,讓安瑞解除了加持在維克多身上的法術後,安撫著:「維克多,你也冷靜一些。」

  安瑞本來想上前將維克多扶起來,不過顯然維克多不願意,而是被愛麗絲扶起來的。

  無奈。

  安瑞上前將管理那份關於他和愛麗絲的生物報告,以及監護人通知轉交給了維克多,並將今天的來意告知了維克多。

  當拿著那份報告的時候,維克多腦袋頓時炸開了。

  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相信。

  愛麗絲竟然安瑞的女兒?

  等等,也就是說瑪莉亞在很早之前,就和安瑞發生了關係?

  維克多頓時覺得頭上綠油油的,心裡更是一陣苦。

  但是瑪莉亞和安瑞發生關係的話,又是如何成為聖女的呢?

  聖女必須是貞潔之身才行啊。

  維克多無力的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這份報告。

  而安瑞和愛麗絲父女兩,就像是兩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一般,一左一右站在維克多的面前。

  維克多此時可沒心思搭理兩人,他更關心的是,報告裡,關於瑪莉亞的推測。

  維克多的思緒也回到了很久之前。

  結合這份報告,很多關鍵點他都想通了。

  難怪瑪莉亞一直拒絕自己的感情,原來她早就和安瑞保持著某種秘密關係了。

  難怪自己經常能看見瑪莉亞和安瑞待在一起,自己去的時候,瑪莉亞還解釋說是在探討武技上的事情。

  不過想到瑪莉亞以不潔之軀成為聖女,也不得不對瑪莉亞的聰明才智感到讚嘆,或者說是心機。

  忽然之間,那個完美女人的形象,在維克多的心理全然崩塌。

  自己是網絡上那群人所說的舔狗麼?

  顯然,維克多知道,自己就是那隻舔狗,而且還舔得很徹底的那種。

  當瑪莉亞的真面目浮現出來之後,維克多的形態也隨之發生了180度的轉變。

  呵呵一陣苦笑,恍然醒悟,自己這些年究竟在幹些什麼啊。

  看著桌上愛麗絲準備的滿滿一桌餘溫尚在的菜餚,還有自己最喜歡的生蚝。

  維克多嘆了口氣,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安瑞:「你是打算接愛麗絲走麼?

  先上桌吧,飯桌上一邊吃一邊聊。」

  「呃,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