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 署理處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頂層。

    VIP會議室。

    「吱啦」

    莊世楷抬手推開一扇會議室門扉,邁步走進VIP會議室,昂首挺胸繞過一張橢圓形會議桌,徑直走向中間的主位。

    「嘩啦!」二十幾名助理級、總警司按照行動副處長,高級助理處長,助理處長,以及總警司的順序,環顧坐在長會議桌兩邊。此刻,齊齊起身。

    「嘩啦啦!」五十餘名站在會議桌尾部,會議室空白的警司、高級警司齊齊挺胸,抬起目光。

    「莊sir!」七十餘名英籍警隊高層,全部都站在辦公內,翹首看向主位的華人面孔。

    莊世楷一身西裝,打著紅色領帶,站定在會議桌中間。

    這一刻,他不像港島警隊的華人話事人,更像是港島警隊的鬼佬大哥!

    呵呵。

    很多人都猜不透。

    港島警隊已經擰成一條心。

    不是簡簡單單的合作。

    而是史無前例,高度重合。

    利益一致!

    誰看不透這點兒?

    是要吃大虧的!

    比如現在,當警隊英籍高層的大哥給人逮走,那麼莊世楷作為警隊華人話事人,便自動接過英籍高層的權柄,成為警隊名義上與實際上。

    華人與鬼佬都認可的「一哥」!

    這不是莊世楷奪權,而是莊爺的實力、能力、以及對下屬的關照、早已獲得鬼佬們的贊同,令鬼佬們知道一旦危機與風暴來臨,只有靠攏莊爺,認莊爺做大佬!

    才會機會渡過危機!

    這是人性的抉擇。

    也是實力的證明。

    只見,這時莊爺面向眾人抬高雙手,環顧全場眾人一圈,把兩隻手掌往下壓壓,出聲講道:「各位請坐下。」

    「嘩啦!」會議室兩旁,二十餘名長官們立即坐下。

    餘下,站立無席位的警司們則放低手臂,目不斜視,望著上首長官。

    此刻,莊世楷再點點頭,合攏西裝,坐在主位上。

    「開會。」

    他輕輕講道。

    管理DCP「泰勒」打開一份文件夾,啪的再度起身,出聲講道:「署理處長!十分鐘前,一組軍情處特工以危害國家安全罪的罪名,將警務處長彭志聰帶離警務處總署。」

    「據錄像顯示,彭sir當時接到一個電話,便離開辦公室下樓,當他到達總署大門前,立即就遭遇軍情處特工逮捕。」

    「根據港島警務處,《緊急狀態法》的第七章、十二條,警隊不可缺少最高指揮官。」

    「當警隊最高指揮官停職、離港、因特殊原因無法履行職責時,警務處可通過憲偉層投票,選舉出署理處長,代為履行警務處長職責。」

    「莊sir,在您還沒趕到總署的時候,我便以管理DCP的身份召開憲偉層大會,會議一致通過由您出任署理處長。」

    泰勒作為韓國理時期便出任管理DCP的角色,一直以來和莊sir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係,自然不會和莊sir作對。

    他的話語間透露出兩個信息,一個便是英籍高層對莊爺的堅定支持,第二個便是彭志聰被捕的罪名。

    英籍高層對莊爺的支持不用多說,用支持都算是留面子了!現在,他們算是投靠莊爺,早已把自己綁在莊sir的戰船上。

    「危害國家安全罪」則是一個大有學問的罪名。

    首先它能跳開貪污受賄、刑事犯罪,越過ICAC、警隊調查。

    其次,它能讓軍情處直接出手逮捕。

    不管是放在哪兒一個國家,可以說,它都相當於是一把「尚方寶劍」。往往不會輕易動用,一旦動用便能仗著法律卻躍過法律,直接將目標逮捕、審判。

    如果運用過多就是暴政,很容易引起動亂、乃至軍事政變。

    這就是最高權力的微妙之處。

    彭志聰作為實打實的英籍官員,港島目前又是英屬政府,港督府,查理斯採用「危害國家安全罪」逮捕彭志聰,可謂是有十足的法律依據,只是下手下得實在太狠了!

    不僅打得警隊上下人心惶惶,而且來勢洶洶,直接干翻一名警隊「一哥」。

    「彭志聰真是倒霉,貪的不算最多,任期還是最短。」

    「卻成為第一個給干翻在任期上警隊一哥。」

    莊世楷心裡替「乖巧」的彭sir默哀一句,面上卻穩如泰山,微微頷首:「我知道了。」

    「關於這次彭sir遭遇調查的原因,到底是危害國家安全,還是貪污、受賄、乃至其他問題。」

    「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清楚。」

    泰勒等人神色一凜。

    莊世楷繼續說道:「如果彭sir危害國家安全的話,那麼我想在座的各位,有一個算一個,都有可能背上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

    這也是警隊英籍高層憂心忡忡,推舉莊爺站台之關鍵所在。

    「噠。」莊爺用手重重一叩桌面。

    「我在來時的路上想了想,彭sir作為警隊一哥,對於他的逮捕,不可能是臨時決定。」

    「軍情處那麼三瓜兩棗的人,跟我們警隊華人打不行,不過逮你們英籍長官,一個能逮幾十個!」

    這是背後國家的不同。

    警隊華人背後的祖國是中華,鬼佬要動他們,他們敢和鬼佬打,反正馬上就要回歸,自己背後有祖國母親撐腰,誰怕誰啊?

    可英籍長官的背後就是日不落帝國,帝**情處執行帝國意志,不好意思,沒人敢打,沒一個敢拼,所以最後還要找華人勢力幫忙。

    「我想查理斯在執行稅務改革的同時,便在準備對你們下手了。」

    「他一來港島就想雙管齊下,也算有些手段,可惜第一板斧子砸下來不管用,第二板斧子又猶豫了一會,最後才劈下來!一斧子就劈在彭志聰頭上!接下來就要劈在你們身上!」莊世楷說話時語氣平淡,可卻用詞犀利,一下就指出關鍵。

    「他是拿警隊華人沒辦法,想對警隊的英籍鬼佬們下手,給警隊英籍高層來個大換血,以此達到政治目的,算是奪回一部分警隊權利。」

    「如果,他能奪回這部分警隊權利,便算是一項功績。」

    雖然,這個功績沒有拿回完整的警隊話語權大,但依舊算是亮眼的一筆,特別是在前者剛剛遭遇一次失敗的情況下。而且對方準備這一招的時候,應該是往最好的方向預設。

    也就是,既完成稅務改革,對華人資本完成打擊,又換血警隊英籍,拿回警隊部分權利。

    一個經濟、一個武力,兩個成績加在一起,豈不是相得益彰,大功一件?

    初來港島就打開一個這麼漂亮的開局,王子殿下面子有了,籌碼多了,自然就能繼續上賭桌,玩下去,越賭越大,成為贏家!

    可惜,王子殿下第一局就輸了,牌面看起來沒那麼漂亮了。不過,為了多贏些籌碼,他還是很努力的,努力的在賭第二局!

    而且籌碼越賭越大,幾乎算是梭哈,只能賭這一局了!

    莊世楷抽絲剝繭般的把局勢說明。

    現場的英籍長官們心中危機感更重了!

    要知道,他們一個個都和華人勢力靠的很緊,說是「白皮黃心」的雞蛋人都不夠形容,假設警隊換血從「彭志聰」開始,他們一個個都躲不過一刀,全要給抓起來絞刑!

    最關鍵,他們眾人的看法和莊爺一致,深知莊爺沒有忽悠他們,當下真是警隊鬼佬的最大危機。

    而警隊憲偉層一百多人,別看華人勢力作主,實際上十幾年的發展下來,依舊是英籍長官們數量多。

    憲偉級內就有七十多人,如果全部換血成敵對派,那麼真能攪風攪雨,於回歸前搞出巨大風波。

    華人能做警隊的主,不是靠長官數量多,而是靠警隊的華人多!

    靠的是港島,華人的港島!

    「泰勒」挑挑眉毛,臉色難看,按著文件夾,代表英籍長官們發言:「莊sir,港島警隊以守護港島為職責,我們常年履行職責,對港島已有濃濃的感情。」

    「我們心裡早已無英華之分,請莊sir幫幫我們。」

    「請莊sir幫我!!!」會議桌旁,處長級鬼佬們口呼「華語」,大聲喊道。

    會議室內,一干鬼佬警司們,同樣情緒激動,滿臉悲憤。

    「放心,彭sir我是救不出來了。」

    莊爺也不想救。

    「但是你們?」

    「我保證一個都無事!」

    這群人莊爺必須救!

    「噠噠噠。」這時芽子穿著牛仔短褲,搭配網襪,雙腿勾勒出誘人氣質,手上抱著一份文件夾,踩著一雙華倫天奴站定會議室門口。

    英籍長官開會,求救命。

    華人長官們則蓄勢待發,準備作戰。

    雙方遭遇著同樣危機,卻彰顯出不同態勢。

    一組保安部警員守在會議室門口,抬頭看了芽子一眼,本來沒有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進入VIP會議室,不過警員們搭著槍袋,卻並未阻攔她。

    因為,她現在是署理處長秘書!

    「啪嗒。」芽子一手推開會議室玻璃門,拿起文件邁步上前,語氣利落的講道:「莊sir,一分十三秒前,紅磡隧道剛剛發生一起爆炸案!」

    「罪犯挾持了一百二十三名人質,躲藏在隧道內部中段。他們宣稱要見您。」

    「這是現場畫面。」芽子將文件夾放到桌面,彎腰拿起桌上的一個遙控器,直接摁開會議室內的一台電視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