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現在只能想想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韓滌魯總想讓大宋痛快出兵,可是范宇卻想著從遼國這裡得到一個承諾。

    雙方僵持不下,卻又誰也說服不了對方。

    官家趙禎與四位相公,互相大眼瞪小眼,好似他們是局外人一般。

    呂夷簡咳了一聲道:「貴使,此事於我大宋來說並非易事,還是從長計議為好。容我君臣商議數日,再給你答覆便是。」

    參知政事蔡齊也點點頭道:「不錯,若與西夏開啟戰端,非是一日便可出兵。想來貴使也知道,事情並非如此急迫。」

    韓滌魯也知道,如果不打破眼前的僵局,事情就沒辦法進行下去。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安樂侯忠於大宋是不錯,可是我也希望你能深想一層。」韓滌魯的目光在幾位相公的臉上掃過去,接著道:「若是宋國不肯出兵,我大遼定然會防備大宋。雖有盟約,但國之興亡豈可繫於一紙。難道宋國諸位看到燕雲空虛,有了千載難逢的可趁之機,真會不動手嗎。如此,宋國不出兵,單我大遼攻打西夏,也非是滅國之戰了。既然非是滅西夏之戰,我大遼亦無必要再打。只要西夏肯稱臣且賠償我大遼的損失,便可與之罷兵言和。」

    「若到了那時,只怕我大遼與西夏,都對宋國沒有什麼好感了吧。」韓滌魯搖了搖頭道。

    這個思路是沒錯,可是這話說的也有些武斷了。

    「貴使何必做態,難道我大宋出兵攻打西夏,西夏與遼國對我大宋會有更多好感?」范宇撇嘴一笑道:「我大宋出兵,西夏定會仇視我大宋,而遼國只怕是對我大宋更為戒備。」

    「如此說來,宋國是一點也不肯動了?」韓滌魯不禁皺眉道。

    樞密使王德用此時接話道:「貴使莫要如此絕對,西夏狼子野心桀驁難馴。之前與遼軍大戰之餘,尚且屢屢挑釁我大宋邊軍。若我所猜不錯,遼軍一旦攻入西夏,西夏軍定然會騷擾我大宋邊界之地。而且,我大宋對於西夏也不得不防。這樣算起來,與我大宋出兵也是一樣。」

    韓滌魯想了想,只得點點頭道:「王相公說的有些道理,既然如此,我便不再糾結於此。」

    「貴使能想通這一點,便足可讓我等君臣欣慰。既然來到汴梁,貴使可多盤桓幾日,一應花銷報於樞密院禮房便是。」官家趙禎此時極為熱情,甚至要為韓滌魯這幾日的消費買單。

    趙禎認為,花這點錢能讓韓滌魯不因大宋拒絕出兵而惱怒,那就是筆合算的買賣。

    但是韓滌魯並不領情,只是對著趙禎拱手道:「官家的好意外臣心領,只是我皇出兵在即,外臣須早日回南京復命才是。如此就不再多叨擾官家與諸位相公,明日便回返南京,以免誤了我皇出兵時日。這便向官家告退。」

    此時韓滌魯也不再正眼看范宇,他的這一趟出使任務,算是被范宇給攪黃了。

    而遼軍在西夏軍隊手中吃了大虧,說不出兵也是不可能的事。現在韓滌魯只不過借著王德用的話當了台階,也算勉強能有個交待。

    韓滌魯對著官家趙禎拱了拱手,也不多言,就這麼退出了崇政殿。

    趙禎目送著韓滌魯出殿,而後將目光轉向范宇。

    「安樂侯,今日與這位遼使打交道有些直爽了。」趙禎覺得范宇過於直白,不由搖頭道:「讓他知難而退便可,何必得罪於他。若是這位遼使回去,在遼皇面添油加醋惡了兩國關係,實是不值。」

    蔡齊一聽官家對范宇有些意見,便借著趙禎的話頭,對范宇道:「安樂侯終是年輕,有些有急躁。若能和風細雨,自可化解這遼使的逼迫,使其無功而返。如今可好,他還遼之後,盡可將事情都推到安樂侯的身上,卻讓安樂侯平白替他背了黑鍋。」

    范宇斜了蔡齊一眼,知道對方沒安什麼好心。這時候跳出來貶低自己,便是想在官家面前造成自己不堪大用的印象。

    原本范宇想要諷刺這蔡齊兩句,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在官家面前有這等印象並非壞事,沒準還是幫了自己的忙。

    因此只是瞥了蔡齊一眼,並未理會對方。

    蔡齊看到范宇沒開口反駁,不由得想再接著說范宇。可是呂夷簡卻是旁觀者清,立時以目示意,制止了蔡齊繼續開口。

    政事堂兩位相公的神情,都沒逃出范宇的觀察,這讓他感覺有些可惜。

    王德用其實是支持范宇的,對於范宇組建新軍也是甚為贊同,所以便替他抱不平。

    「蔡相公說的哪裡話來,適才安樂侯與遼使極力爭辯,也是在為我大宋爭奪利益。不知那時蔡相公,為何卻不發一言。倒是遼使走了之後,蔡相公反而大展神威。」王德用雖然出身武將,但是這辭鋒也是不輸於人。

    蔡齊想要反駁,卻是無從駁起,只鬧了一個大紅臉,顯得有些沒麵皮。

    樞密副使韓億這時笑道:「不管怎麼說,安樂侯也是在為國出力為官家盡忠,蔡相公便少責怪兩句吧。」

    趙禎搖了搖頭,對眾人道:「如今雖然不向遼國承諾出兵西夏,可是後面定要多加防範。邊軍都要修治軍器嚴明賞罰,以備不時之需才是。安樂侯歸京之時便曾有過論斷,西夏與遼國之間雖然會起戰端,但終會歸於和解。到那時,才是對我大宋的考驗。」

    范宇躬身道:「臣以為,那時西夏會對我大宋出兵,而遼國也會藉機敲詐我大宋的關南之地,其勢定然有些兇險。」

    「既然明知會有兇險,安樂侯今日為何還要極力拒絕遼使,豈非是故意讓我大宋陷於險境。」蔡齊此時沉聲喝問道。

    「蔡相公說笑了。」范宇也不生氣,反而笑道:「蔡相公可敢保證,我大宋答應遼國共同出兵,便不會面臨這等險境。若宋遼伐西夏而不滅,西夏會與大宋交戰不休還是與遼國不依不饒?到了那時,還白白的空耗了一些國力。與其沒有準備,不如現在趁著不用出兵,多在邊坡做些準備,便誰也不用怕。」

    「我大宋的軍隊缺少馬匹,野戰、進攻非我宋軍所長。但是反過來看,擅長守城卻是我宋軍所長。加之提前有了準備,哪怕是面對遼國與西夏同時進攻,亦能拒敵於國門之外。」范宇對官家趙禎拱手道。

    其實他沒說的是,宋軍若是真的爭氣,便可在遼軍與西夏大戰之時一舉收復燕雲十六州。可惜的是,現在只能想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