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精神病診斷證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啊~~~」

    一聲尖叫直接打破了這棟小別墅的寧靜,外面的唐柔見此,不禁一激靈,刺激,實在太刺激了!

    早知道有這效果還蒸什麼桑拿啊,這種事多解壓。

    時間還要退到一分鐘前

    唐柔看眼睜睜的看著姐夫拿著那鑰匙進了她姐的房間,心理興奮極了。

    而沈沉這邊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不就是一把鑰匙嗎,而且他開房門的時候壓根沒用到鑰匙。

    這裡的唐雅家,誰在自己家住還要把臥室門反鎖啊!

    哪怕知道沈辰就住在自己隔壁,唐雅也沒有絲毫擔心,在她看來,沈辰應該沒有那個膽子敢摸進自己房間。

    而要是沈沉的話,應該就更不會了,那個木頭要是有這種花花腸子,根本不符合他的人設啊。

    更何況,要真是沈沉,她還巴不得呢,所以她才沒有鎖門。

    但就在剛才,唐雅突然感覺自己床上一沉,有人還掀開了自己的被子,瞬間讓她驚醒,一伸手,就將燈打開了,然後就看到沈沉坐在他床邊,準備上床的姿勢。

    尖叫過後,兩人四目相對,不光唐雅被嚇了一跳,就連沈沉心裡也『騰』的一下。

    好在當看清對方的樣子後,他立馬就平復了心情。

    此時唐雅身穿紅色絲質寬鬆睡裙,因為他掀起被子加上唐雅驚嚇坐起來的緣故,所以沈沉的能看到了的料就更多了。

    修長白皙的大長腿,高高鼓起的胸脯,從那寬鬆衣領向下看去看能隱約見到一抹正道的光。

    再往下看,又怕過不了審。

    此時的唐雅,披散這頭髮,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多了一分柔弱,少了一分冷漠。

    一時間沈沉愣住了,下一秒,一道黑影飛過,直直的砸在他的頭上,同時腰上還被狠狠的踹了一腳。

    「你滾下去!」

    反應過來的唐雅,先是拿起了自己的枕頭扔了過去,隨後又是補上了一腳,然後趕緊收緊被子,將自己縮在了床頭。

    「你你你,你怎麼來我房間了!」

    唐雅有些驚慌的說道。

    畢竟是個女孩,哪怕是個總裁在這種情況下也會驚慌失措。

    坐在地上的沈沉腦子有點發懵,這不是自己房間嗎?隨後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鑰匙。

    「沒錯啊!」

    晃晃悠悠的沈沉振起身,因為喝了半瓶紅酒加上剛蒸完桑拿的緣故,此時有些上頭,就連臉上都顯得紅撲撲的。

    看著他身形有些打幌,唐雅知道他這是喝了酒了。

    『難道是酒後亂性?』她不住的想到。

    「這不是我的房間嗎?」沈沉疑惑的問道。

    聽到這話,唐雅的表情一冷,隨後沉聲道:

    「你的房間在隔壁,你想幹什麼?」

    「你的房間?她特意告訴我的啊!」

    「她?」

    想到此時,唐雅不禁對門外大喊:

    「唐柔,唐柔,你給我死過來!」

    聽到裡面的動靜,在外面看熱鬧的唐柔知道自己是躲不過去了,快走兩步,直接進屋:

    「姐,怎麼了?」

    「是你讓他過來的?」

    「是啊?你不說按照姐夫說的做嗎?現在姐夫出來了,當然要來這裡住了呀?」唐柔歪頭,假裝不解的問道。

    聽到這話,唐雅先是疑惑,隨後又是看了看沈沉,突然她眼睛一瞪,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你是沉默的沉?」

    因為心裡驚慌的緣故,直到現在她才注意到了眼前這個沈沉的不同之處。

    那個眼神,那個氣質和語氣,分明是她喜歡的那個人啊!

    「不然呢?我可都是按照你的要求做的啊,不能怪我,姐,你到底想怎麼樣啊!」唐柔有些揶揄道。

    得到確定的答覆,唐雅先是有些欣喜,隨後面色就是一變,也顧不得自己春光外漏,直接起身來到沈沉身前有些驚慌的問道:

    「你怎麼又出來了,是不是他又出事了?走,咱們這就去醫院!」

    這表情動作,和剛才的唐柔如出一轍,只不過更加驚慌罷了。

    畢竟這才剛好,就又出現了變故,她不驚慌才怪呢。

    「沒事,因為上次的事情,以後的一段時間內,我出來的時間會有一些變動,從一周一次,變成了一周兩次,也就是說,周三這天時間也歸我了!」沈沉解釋道。

    此時他的眼神中有些閃躲之意,目光有些不自然的看向一旁的唐柔,假裝沒事的樣子。

    原因嘛,當然是唐雅現在的穿著有些惹火,加上離得又近,沈沉甚至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這種表情本不應該出現在他身上的,但奈何,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加上此時已經喝了酒,有些暈乎乎的。

    而一旁的唐柔見此,不禁會心一笑,看著她姐現在身上的穿著,再看看姐夫的表情,明顯有聯繫。

    「咳咳,那什麼,好睏啊,不行了,我得走了!」說著,唐柔捂著額頭十分誇張的離開了,十分刻意,演技極差。

    唐柔走後,屋裡就又剩下了兩人。

    在知道了眼前這人是沈沉後,唐雅非但沒有感到驚慌,甚至還有些欣喜,然後就是有些害羞。

    畢竟這大半夜的,自己的臥室被一個男人闖了進來,還是自己心儀之人,多多少少會有些害羞。

    「咳咳,你要不要喝點東西?」唐雅低頭問道。

    聽到這話,沈辰也回過了神。

    「哦,不用了,我喝過酒了,不早了,睡吧!」

    說罷,他直接離開了唐雅的房間。

    這氣氛明顯不對,傻子才會留在這裡,還是先溜為敬。

    看著他離開,還順便把她房門帶上沈沉,她是又氣又笑,隨即原地生氣的跺了跺腳,重新回到床上,鑽進了被窩之中。

    哪怕沈沉已經離開了,但她回想起剛才的情景,只覺得臉上發燙,只能將自己縮回進了被窩。

    反倒是沈沉這邊,當他從唐雅房間出來後就恢復了往常的狀態,十分淡然的回了隔壁自己的房間。

    上床,躺下,不一會,他的呼吸就見見平緩,顯然是睡著了。

    而唐雅這邊,先是遭到了驚嚇,隨後又是欣喜,然後又是害羞,此時她的腦子簡直亂糟糟的,根本睡不著。

    不知過了多久,她感覺自己快睡著時,突然感覺自己的被子又被人小心翼翼的掀開了。

    不過她這次選擇了默不作聲,畢竟就自己家這兩個人,還能有誰不成。

    很快,她的身後就躺下了一個人,正當他好奇是不是沈沉又來了的時候,一隻手順著她的腰摸了過來。

    可能是她自己今天淨想一些壞事了,此時她只感覺自己腰上的這隻手越來越熱。

    突然,這隻手居然越來越過分,從腰上慢慢往上移動。

    感受到唐雅呼吸的急促,後面這人猛的一把將手從唐雅的衣領伸了進去,直接握了個滿掌。

    「啊!你」

    「哈哈,姐,是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很顯然,後進來的這人是唐柔,知道她姐剛才情緒不對,她就知道此時她姐一定睡不著,所以才過來看看。

    要不是她察覺到了唐雅呼吸不對,還真以為她睡著了呢。

    「你要死啦你!」

    「嘻嘻,怎麼?你不會還以為是姐夫又回來了吧!」唐柔揶揄的問道。

    「才才沒有!你來幹什麼,我馬上就睡著了,又被你吵醒了,煩不煩啊!」

    對此,唐柔在其身後不禁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話也就是現在臥室黑看不清你的臉,要不然她就不信自己老姐說瞎話不臉紅。

    「姐,你居然沒穿內衣,哈哈,又大了,又大了!」

    「廢話,你睡覺穿內衣啊!」

    「我可不會不穿內衣站在男人的面前!」

    「你還說!」

    「姐,剛才要是姐夫進來,看你這樣子,不會就直接從了吧!」

    「去你的,把手給我拿出去!」

    「我不,我就不!」

    隨後房間裡就又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音,伴隨著兩人姐妹時不時的嬌嗔,很明顯,這是又打起來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

    沈辰穿著睡衣下樓。

    「姑爺早,趕緊洗漱吧,東家一會就該起床了!」王嬸見到沈沉笑著打招呼道。

    看著眼前的大媽,沈沉有點懵,不過並沒有驚慌,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果然,兩姐妹一起睡眼朦朧,頭髮亂糟糟的從樓上下來。

    「姐夫,早啊!」

    「早!」沈沉淡淡的回了一句。

    反倒是唐雅,看到他後,非但沒有打招呼,甚至連看都沒看他一眼,這不禁讓他有些疑惑。

    「姐夫,別理她,我姐害羞呢,過段時間就好了!」

    似懂非懂的沈沉和兩人一起坐在餐桌上準備吃飯。

    「你今天準備去哪?」飯吃到一半,唐雅突然問道。

    很顯然,這是在和他說話。

    「沒想好,出去逛逛!」

    「那我陪你去趟醫院吧,把情況和李醫生說說,要不然我不放心!」

    「真沒事!」

    「那也去看看!」唐雅面帶擔心,聲音輕柔的說道。

    「那好吧!」

    見他答應,唐雅的心情一下就好多了,心裡甚至想著昨晚那種事多來兩次。

    電視裡,男主或者女主突然走進衛生間然後看到對方洗澡那種橋段也不知道能不能發生,不過想想也知道希望不大。

    畢竟她家的衛生間確實多了點,樓上臥室都有獨立衛浴,外面的公共衛生間幾乎沒用過幾次。

    總不能直接闖到他臥室里上廁所吧,那也太明顯了一些。

    第一次,唐雅有些痛恨自己家太大了些。

    飯後,今天三人一起出門。

    上午九點,一行人直接來到了蘇市第一人民醫院精神科。

    「李醫生,他真的沒有什麼事嗎?」唐雅緊張的問道。

    對此,坐在對面的李德陽不禁回應道:

    「我也不太確定,不過要是根據他提供的信息,這確實是正常反應!」

    「隨著主人格對自己情緒的掌控力提高,兩人出來的時間將會再次區於穩定。」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但他沒說的是,這樣一來,這病的複雜程度就又提高了一個台階,畢竟要是一成不變他們收集數據還能簡單些,但現在好多理論就又得重新推翻了。

    「這樣啊,那就好!」唐雅拍了拍胸口如釋重負的說道。

    李德陽:「也不不能這樣說,反正還是不能放鬆警惕,該注意的還是得注意,而且這是一個新的情況,有什麼最新消息一定要通知我!」

    「知道了李醫生!」

    說罷,三人就像直接離開,見此,李德陽趕緊叫住了他們並說道:

    「那個,沈沉留下,我有點事需要和你單獨說一下!」

    見此,兩姐妹不禁對視了一眼,隨後唐雅輕聲道:「那我們就先出去了!」

    兩人走後,李德陽從抽屜里拿出了一個文件袋向他這邊推了過來。

    「這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

    看著李德陽那有些沉重的表情,沈沉不禁有為皺眉,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好事。

    隨即他打開文件袋,裡面有一個小本本和一張紙。

    急性精神障礙患者證和精神病防治中心診斷證明。

    「這是?」沈沉不解的問道。

    李德陽:「經過上次你在醫院的治療,你的情況院裡已經知道了,這種程度的精神障礙已經必須進入個人檔案了。」

    「所以我給你辦理這些證明,以後萬一出什麼事,也許能用到。」

    聽到這話,沈沉想了想直接點了點頭,並沒有在意,精神病就精神病,反正他本來就是,也沒什麼可遮掩的。

    再者,多了個證書多好,別人考個證書又要學習,又得花錢,自己這白得,反正也對他沒啥影響,不要白不要。

    「您還有事嗎?沒有的話我走了!」

    李德陽:「好吧,我直說了!」

    「患有精神障礙的病人屬於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也就是說你現在需要一個監護人!」

    「監護人?」

    「是的,配偶,子女,父母,不過這些你不是沒有,就是對你病情有害,所以我建議你走指定監護人這條方案!」李德陽說道。

    沈沉:「指定監護人?」

    「嗯,這些事你需要去諮詢一下律師!」

    對此,沈沉的腦子裡不禁浮現了一個人。

    律政先鋒--少女白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