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萬家的傳統家風【一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承認的這麼坦然,連一點點前戲都不給的嗎?

  正在埋頭乾飯的薛詩詩,聽到玉郡王的話,放下了手裡的茶點。

  臉上的懵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人直打寒噤的殺氣。

  這股殺氣毫不掩飾。

  連正在帶著洛洛他們遊玩的郭公公,都下意識的挺直了脊背。

  「公公,你現在去了也來不及了。」蘇夭在郭公公的身後說道。

  郭公公身上的殺氣直接如同潮水一般褪去,轉身的時候,臉上已經是祥和一片。

  「姑娘說笑了,我家郡王和秦掌門,雖是初見。但是卻一見如故,這其中定然是有些誤會。誤會說開了,也就好了。老奴剛剛是習慣反應罷了。」

  蘇夭呵了一聲,也沒說話。

  ……

  房間裡面,秦澈看著玉郡王道:「郡王這麼直給的嗎?」

  玉郡王面對秦澈的詢問,非常坦誠的道:「孤覺得,盟友之間應該坦誠相對。」

  秦澈看了一眼薛詩詩,對詩詩道:「詩詩繼續吃,多吃點,郡王家底厚。」

  「嗯。」薛詩詩點點頭,然後細緻但又快速的吃了起來。

  玉郡王看薛詩詩繼續吃,才繼續說道:「秦掌門,你說如果孤待你一來,就對你熱情,對你崇拜,對你惟命是從。秦掌門還會覺得,孤像韭菜嗎?」

  「如果郡王如此的話,我可能會更高興。」秦澈對玉郡王說道。

  玉郡王不解的道:「為何?」

  「郡王不喜歡聽話還有錢的傻子嗎?」秦澈反問道。

  「……」玉郡王。

  秦澈揭過剛剛的話,繼續道:「郡王想說的是,在見到我之前,郡王的確是打算利用我除掉那些人唄。」

  玉郡王倒是沒否認:「孤,當時的確如此想的。不過孤見到秦掌門之後,孤已經放棄了這個想法。

  而且孤已經命人,把孤安排在萬星宗的釘子都撤了。所以萬星宗的事情,的確不是孤所為。」

  「那是幫你摻沙子的術士出了問題?」秦澈問道。

  玉郡王,道:「應該也不是那個幫孤的人。」

  秦澈直視玉郡王,道:「郡王怎麼如此肯定?」

  「因為那個人死了啊,還是孤看著死的。所以就算他想摻沙子,也不能時機拿捏的如此恰到好處。」玉郡王回答道。

  這個回答,秦澈還真的不好辯駁什麼。

  一個死人如果能把身後的事情,算計到如此地步,那他應該就不會死了。

  「跟郡王合作,還真的是朝不保夕。」秦澈諷刺了一句。

  玉郡王擺擺手,道:「秦掌門可不要誤會孤。四品術士,很金貴嘞。」

  「這樣的人,孤怎麼捨得用完就丟。是他自己求死,孤攔不住。」

  「說說看,怎麼攔不住。」

  玉郡王倒是坦誠,道:「秦掌門肯定已經想明白了,能在術士宗門裡面摻沙子的那只有術士。

  可是就算同為術士,想要做到天衣無縫,也很難。

  除非是同宗同源,這個不被發現的概率才最高。」

  「萬赫的兒子?」對於習慣戴孝子這種事情的秦澈來說,真是萬赫的兒子,秦澈倒是不意外。

  「差不多,不過是萬赫的老子。」

  「老子殺兒子?」秦澈反問。

  世上只有虎毒不食子的說法。

  卻真沒有虎毒不食爹的說法。

  所以可見爹殺兒子這事不多。

  不過玉郡王講了一下,萬赫和他老子的故事,秦澈就懂了,這個老子為啥要殺兒子。

  這麼說吧,睡自己小ma是萬赫做過最輕的忤逆之事。

  至於萬赫老子要自殺,

  還是因為舐犢情深,

  不想看著自己兒子死在自己手裡,

  再加上自己本就活不久,

  所以先走一步,

  去跟列祖列宗先解釋一下。

  秦澈之所以多這一問,就是想自己聽聽,看看合理不合理。

  「這事秦掌門可是隨便找個玄門打探一下,就能知道孤說的是不是真的。」玉郡王說完之後,自己也補充了一句。

  「那陣法中的問題,除了郡王以外,還有誰知道?」秦澈繼續問道。

  「除了孤和郭公公,就只有一人知道。」

  「所以是郡王看人不准。」

  玉郡王點了點頭:「是孤看人不准,不過孤已經派人去抓了,那個人跑不掉。」

  看秦澈點頭,玉郡王好奇的道:「秦掌門不好奇那個人是誰?」

  秦澈呵了一聲,

  輕鬆的說道:「還能是誰,以他們老萬家的家風,這個人必然是萬赫的兒子。」

  玉郡王一拍手稱讚道:「秦掌門果然高。」

  「所以連自己老子都能出賣的人,出賣郡王也就不奇怪了。」秦澈說道。

  玉郡王對這個事也想不明白。

  因為以玉郡王的手段,

  用這樣的人,必然是有了完全準備。

  可以確保這種人聽話,

  可是現在這人竟然反水了,

  難怪玉郡王想不通。

  「郡王既然往萬星宗摻了沙子,那想來玉州治下其它玄門也有郡王的沙子吧?比如說我明月閣?」秦澈面上帶著笑問道。

  玉郡王連忙擺手,道:「秦掌門高估孤了。孤往萬星宗摻沙子,那純粹是巧合。

  孤只是為了自保而已。

  何況孤這種,主動貼上去都沒人願意待見的人,手也沒那麼長。」

  秦澈想了一下,道:「也是。都摻沙子意義不大。誰主玉州,往誰那裡面摻沙子就好了。」

  頓了一下,秦澈繼續道:「再者說,往我明月閣摻沙子,也沒意義。道門,郡王看不上,不值得投資。」

  「過去的確如此,現在有秦掌門了,那就不一樣了。」玉郡王順著秦澈的意思說道。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牆上,掛著的玉州地圖,揚了揚下巴:「玉州現在這局面,郡王一手造成的吧。」

  別的州都是強州府,弱縣。

  這樣可以保證州府的掌控力。

  玉州這個,雖然州府也很強。

  可是下面的縣也都不弱。

  這個從人口上就能看的出來。

  比如說亭致縣,兩萬五千多戶,人口超過十萬。

  玉州人口不過才五十幾萬。

  同時玉州下面各縣經濟都不差。

  這就給了更多玄門生存的土壤。

  一般一州境內只有一宗,然後帶上一兩個別的玄門。

  可是玉州這裡,除了巫,就聚齊了。

  絕對稱得上是玄門大團結了。

  玉郡王看了一眼玉州的地圖,臉上也帶著那種欣賞自己作品的滿意笑容:「有孤的原因。畢竟孤沒底氣啊,不能想著就只舔一家不是。

  所以孤就得想辦法,讓更多的玄門,來到玉州。

  這樣孤不就有機會,去舔更多的玄門了嗎。

  萬一那個玄門,真的看好孤呢。」

  想知道的也差不多了,人秦澈也看到了,心中也有數了。

  所以繼續留在這裡,也沒啥意義了。

  「讓後廚打包一點,我們路上吃。」秦澈指著那些差點對玉郡王說道。

  「好!」玉郡王毫不猶豫的應了下來。

  說完,玉郡王對秦澈道:「秦掌門,萬星宗肯定是不行了,秦掌門有興趣入主玉州城嗎?」

  秦澈搖搖頭:「沒興趣。玉州城風水不好,沒有我們明月閣風水好。」

  玉郡王笑著符合道:「孤也覺的玉州城風水不好。」

  秦澈看了一眼玉郡王,什麼都沒說。

  秦澈剛帶人往外走,就有一個黑衣人匆匆的跑了進來。

  「說,孤信得過秦掌門。」玉郡王看了那個黑衣人一眼,大氣的說道。

  黑衣人拱手應道:「郡王,萬玉衡死了,手下發現他的時候,他屍首已經被腐蝕的就只剩下了骨頭了。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