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立威,水潭變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谷主!」

  見到這個老嫗出現,最為激動的卻是藥天冥等藥神谷長老。

  在藥天冥早就暗中不知道呼喚了谷主多少次了,卻始終沒有回音,沒想到她卻早就已經到了

  「原來谷主一直都在這裡。」

  藥天冥喃喃一聲,心中稍微放鬆了一些。

  雖然他也並不清楚谷主能不能搞定白炎,但只要谷主出現了,至少這現場也就不關他的事兒。

  「停手吧,何必趕盡殺絕?為自己招惹麻煩?」

  這時藥神谷主看著白炎的法像,一雙滄桑的眼中滿是複雜。

  強大的入聖氣息瀰漫,看樣子似乎是想要跟法像碰上一碰。

  但,一個入聖,可阻止不了炎曦。

  「我要殺人,你阻止不了。」

  這一次的炎曦顯然是動了一些怒意,或者說她是想趁著這次機會徹底的立威。

  話音剛剛落下,就見到法像的右手再次顫動了一下。

  隨即剛剛釋放出入聖級力量的九人中的一人也嘭一聲變成了飛灰,完全消散在萬毒林間。

  「不,不要殺我!你不能殺我!」

  「谷主大人救命!」

  「………」

  剩下的八人神色間越發的恐懼。

  剛剛的兩個死得實在太過詭異了。

  這種生命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實在太過糟糕了。

  而且比起他們八人心中都充滿了悔恨。

  這尼瑪的剛剛一定是被鬼迷住了心竅,明明知道白炎在這種狀態下可以輕鬆鎮壓真正的入聖強者,自己還偏偏要跑過去送。

  這八個勢力的半聖聖者即便匯聚在一起,也絲毫不起作用。

  他們只能講希望寄托在藥神谷主這個真正的入聖強者身上。

  見到炎曦再殺一人,藥神谷主神色間複雜之意更甚。

  又道:「老身並非是要阻止你,我也知道以我的實力不可能阻止得了你。

  但你現在殺了他們,於你自己而言,又有什麼好處?」

  「這個無需你來操心!」

  炎曦再次冷冷的開口。

  隨即炎曦手指之間接連打出響指。

  法像右手接連顫動,神秘的偉力流轉,在場的眾人都沒有察覺,剩下的那幾人便已經接連化作飛灰消散於無形。

  偉大的烈陽神主說了要殺人,那總不能食言吧?

  直到剛剛對法像發起攻擊的那十人中的最後一人在瘋狂逃跑的路上變成飛灰消散之後,水潭附近忽然陷入了一片安靜。

  所有人後背皆是有些發涼。

  「太猖狂了,哦不,是他太強了!」

  「他怎麼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行事的?」

  「………」

  那些沒有參與此事的勢力此時神色連既是震撼又是疑惑。

  殺了這十個人自然不算什麼,但他們背後代表的可是十個入聖級勢力啊。

  加上之前就已經與白炎不死不休的大秦和東方兩個神國。

  「白炎他這是要將界心神域的所有勢力都得罪一個遍嗎?

  我知道他身上有界主令,但一次性得罪這麼多勢力,界主令也救不了他吧?」

  這一點就是讓所有人最為不解的。

  但不解歸不解,有一部分人卻是越發的興奮起來。

  「不過這一下,這齣大戲可就越來越好看了。」

  而此時十個勢力除了最開始對白炎動手的那十人以外,其他人都安然無恙。

  這些人剛剛沒有動手,炎曦是有原則之人,並不會殺他們。

  所以此時他們雖然憤恨卻無能為力,只能悄悄往後退。

  蒙受了這般損失,這裡的一切都已經與他們無關了。

  「越過此線者,殺!」

  而這時炎曦的聲音卻是再一次的響起。

  水潭邊的那一道火線依舊還存在著,而這一次沒有人敢去挑戰了。

  「哎…」

  藥神谷輕輕一嘆。

  這個結局其實在她來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

  只是一聖者的身份出面干預還是落得這麼一個結果,多少讓她有些無奈且尷尬。

  但此時她卻還是開口道:「雖然我不明白你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

  但得罪如此多的入聖級勢力,以後你或許寸步難行。」

  然而對於這話,炎曦卻難得給出半點回應。

  「娘子,其實為夫也有點不懂。」

  這時候白炎也在心裡問道。

  在他看來,以炎曦的身份,其實也完全沒有必要對那十人斬盡殺絕的。

  畢竟如那玄武宗的青年,他們都只是年輕一輩而已,雖然能使出他們各自聖者的一擊。

  但本身修為也不過化虛而已,炎曦這麼做實在有些犯不著。

  聽到這話,炎曦還沒說啥,月嬋卻主動開口道:「她這是想要藉助這一次機會,幫助夫君你立威。」

  「嗯?

  這種時候,也沒有會過來找不痛快吧……」

  白炎仍然是有些不解。

  月嬋又道:「妾身說的立威當然不是指玩啥呢的這個情況。

  而是指向整個界心神域乃至整個七星界立威。」

  「這一次滅殺了這十個入聖勢力之人,表達出來的唯有一樣東西,無懼!

  我們很快就要離開夫君了,在那之後一切都只能靠夫君你自己。

  而在那界心神域還有著如此多的入聖級敵人。

  此舉就是儘可能的讓人記住你的強大,讓他們知道你不懼一切強敵。

  敢來犯者,皆死!」

  聽到這話,白炎卻是忽然沉默了。

  娘子們已經在尋找機會為她們離開的事情做鋪墊,那邊說明距離那個日子是真的很近了。

  心中忽然莫名有點堵。

  而這時炎曦又補充道:「還有,關於這十個勢力,夫君也只管放心就是了。

  妾身料定他們必是不會報復的,至少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因為死了一個人就明面上來對付夫君。

  這些傢伙都謹慎得很,除非他們能確認我們已經不在夫君身邊了。

  但那只怕也得很久以後了。」

  在不知不覺間二女就已經為白炎安排好了許多的事情。

  但知道了原因之後,白炎卻是有些高興不起來。

  即便隨即他還是笑道:「為夫知道了,等娘子你們離開之後,我就低調一些。」

  「不,夫君你不需要刻意低調,該幹嘛就幹嘛,不要太反常才好。」

  聽到這話月嬋又糾正道。

  ……

  白炎的法像依舊靜靜的守在水潭旁邊,無人敢越雷池一步。

  而這是藥神谷主也來到了大長老他們身邊,後者將這兩天在藥神谷之中發生的所有時候,事無巨細的全部告訴了谷主。

  「這麼說,這白炎是為了尋找溫柔才到的這裡?」

  聽完之後,藥神谷顯然有些詫異。

  大長老點頭道:「不錯,大家本來也都是為了尋找溫柔而來,只不過這裡卻突然出現了異變。

  便把尋找溫柔的事情給耽擱了下來,以溫柔那孩子的修為,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只怕已經……」

  說到這裡,藥天冥神色間也有些嘆息。

  又略顯憤怒的道:「不過此時皆是因為蘇茗嫣而起,此事結束之後,我必按照宗門規定嚴懲不貸!」

  在谷主面前,藥天冥顯然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事情已經成了這樣,甄溫柔若是死了,那很多事情便都要黃掉。

  那時候若是谷主要遷怒蘇茗嫣,即便他是大長老也保不住。

  總之大長老這次算是被他的寶貝孫女狠狠的坑了一把。

  然而谷主聽了藥天冥的話以後,卻死死的盯著水潭中越來越熾盛的能量光柱,眼神卻是驟然凝重起來。

  她忽然開口道:「既然你說這白炎對溫柔深情至極,那麼你覺得他可能為了潭水底下的不明之物而真的不去尋找溫柔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

  大長老頓時反應過來,看著眼前的水潭,恍然大悟道:「谷主,您的意思是,溫柔她就在這水潭裡面……」

  說出這話的同時,大長老才忽然察覺,白炎現在的這個樣子可不就是在守護嗎?

  「那麼這一切,都是因為溫柔才起的嗎?」

  想明白了這些之後,大長老又震驚的問道。

  藥神谷主搖搖頭:「我亦是不知,只不過溫柔那孩子體質異於常人。

  而這裡明顯又是萬毒林所有變異毒素的源頭,她進入其中究竟會發生什麼,我也不知道。

  只能慢慢等著了…」

  「吼!」

  藥神谷主話音剛剛落下,所有人便都聽見了一道狂暴且憤怒的嘶吼。

  隨機潭水之中驟然激射出幾道浪花。

  幾道略有些狼狽的身影倏然從潭水中冒出,而隨他們一起出來的還有一頭渾身都是塵垢的黑色惡蛟。

  「東方神國!他們什麼時候進去的?」

  「這,這下面發生了啥,怎會有一頭這般強悍的惡蛟…」

  「……」

  見到這一幕,眾人神色間驟然凝重且好奇起來。

  「吼!」

  一出水面,惡蛟便倏然張開了巨口,一道滿是腐蝕性的毒液便朝著東方彌天等人激射而去。

  「走!」

  金老和五皇叔沒有絲毫猶豫,一左一右架著東方彌天便直接往水潭外逃離。

  這一幕卻是看得白炎有點蒙。

  「不是,這大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

  而這時候見到威能的惡蛟,白炎卻是有點疑惑了。

  這惡蛟此時身上的氣息赫然已經是超凡的氣息了,跟之前與白炎斗的時候它都還僅僅只是接近超凡而已。

  這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這傢伙就直接晉級了。

  晉級就不說了,即便它到了超凡配合主場優勢恐怕也最多就是半聖水平,怎麼就能生猛如斯了?

  見此炎曦卻毫不意外:「妾身都說了這幾個同樣是跳樑小丑不必理會。

  自以為抓住時機進去了水潭,然後呢?

  還不是只有留下幾具屍體的份兒。」

  話罷,她又對白炎解釋道:「單單是以這頭惡蛟的實力自然是不足以擊退東方神國的這些傢伙。

  而是此時的這個水潭就不是他們能闖的。

  甚至如若不是這惡蛟給他們趕出來了,有一個算一個,這些人全部都得死在裡面。」

  聞言,白炎心頭微驚,並且他對這潭水之底也有了幾分的好奇。

  而看著東方神國的那幾個人,白炎也的確發現,他們的人數比進去的時候要少了三四個的樣子。

  「有意思,不過這東方彌天命倒也是真大,這都沒有死在裡面。

  不過也好,如果就這樣輕易死了,倒也有些無趣。」

  「轟!」

  在白炎與炎曦交談的時候,東方彌天他們也艱難的逃離了水潭的範圍。

  惡蛟再次發出一道炸裂的毒液之後,便也沒有再追擊。

  敬畏的看了一眼白炎的法像之後,便又悄然縮回了水潭之中。

  一切又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

  而這時東方神國的幾人卻無疑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點。

  「東方兄,你們在下面可有所得?這下面到底是什麼?」

  此言一出,所有人便都好奇的看著他們。

  「毒源,毒物,其他還有什麼,我們亦是不知。」

  金老看著眾人開口說道。

  他這話倒也沒有騙人,因為東方神國的眾人的確是還沒有到底。

  在還沒有遇到惡蛟之前,他們之中就已經有人扛不住其中強大的毒素而死亡了。

  所以其中還有什麼,他們的確不知。

  這一次的投機取巧算是失敗得徹底。

  聽到金老的話,眾人眼中都有些狐疑,但看到他們的悽慘模樣,大多數人還是選擇了相信。

  不過對這黑水潭卻是更加的好奇了。

  「已經出了一頭超凡級的惡蛟了,不知道還會有什麼絕世凶物出來。」

  敢進萬毒林的人都是藝高人膽大之輩,眾人自詡即便一會兒情況不對,至少也能逃掉。

  只有藥神谷的眾人充滿了擔憂。

  不管真溫柔有沒有在裡面,萬毒林在藥神谷,這裡發生的所有異變,最後都是需要藥神谷來買單的。

  而這時只有站在最前面的藥神谷主滄桑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種莫名的光彩,仿佛在期待著什麼。

  「看,水潭中的那道光柱擴展的速度加快了!」

  不知是誰這樣喊了一聲。

  隨即眾人便見到,那道黑色光柱在接下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便將整個水潭填充滿了。

  其中詭異的能量在這一刻達到了巔峰。

  而在這時,眾人又敏銳的感知到整個萬毒林都開始出現變化。

  一道道能量透過大地迅速從萬毒林的每一寸地方快速的向著水潭匯聚而來。

  察覺到這一幕,藥神谷主雙眼中陡然露出一抹熾盛的精芒……

  【作者題外話】:晚點還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