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你話太多了!」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令神經緊繃的芮爾瞬間一驚,可沒等她做出什麼反應,面前就先一步響起了男人慘痛欲絕的哀嚎,

  那聲音宛若北地蠻獸的嘶吼,充滿了比絕望更深沉的絕望,

  「啊女士!我錯了...我......!」當著芮爾的面,一條金色的鎖鏈憑空顯化,鏈子的一頭仿佛是從虛空中探出,而另一頭卻於悄無聲息中刺穿了男人握著禁魔石的手掌,將掌背釘在了胸口,又將整個人釘死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當芮爾臉色驟變目光看過去時,只能看到捂著胸口扼命掙扎的男人,以及一枚脫離了手心掌控緩緩向地下落去的石塊,

  就在石塊即將落在地上的時候,好似有人憑空滴落一滴墨液,男人身旁的空間突兀漾起一道漣漪,

  漣漪緩緩向四周擴散,隨著波紋向外,在漣漪的中央,一隻素手緩緩探出,穩穩的拈住了即將掉落在地的灰白色石塊。

  隨即,一個穿著純白色全身法袍的女人便突兀的出現在了房間中,背對芮爾落在地上,那絕美的模樣,就好似畫中人走出一般。

  不論是誰看見都要打心底里道一聲『美!』

  不過,這副美景落在芮爾眼中倒是對牛彈了琴,自小便在秘密魔法學院中訓練的芮爾在看到女人出現的時候顯然沒有半點欣賞的心思,

  金紅色的雙瞳落在了那緩緩縮回的金色鎖鏈上,芮爾的臉色一點一點沉了下來。

  『好強!是我見過最強的人!』回憶著剛剛鎖鏈出現那一刻隱晦到極致了魔能波動,芮爾心中泛起了滔天的浪潮,

  正是這浪潮,讓芮爾斷然無視了緩緩癱落在牆角下,一邊拼命掙扎著試圖用手掌堵住胸口的血洞,一邊又大口大口嘔著血男人,將目光緩緩落在了這突然出現的神秘女人身上。

  只可惜,對於芮爾那從震驚中脫離,一點一點變得熾烈的金紅色雙瞳,女人似乎半點沒有察覺到其中深深的警惕與敵意,

  拈著灰白色石塊輕輕抖去了上面的血漬,將它舉在眼前,

  在頭頂昏暗的燈光照射下,石塊中好似有彩色的光芒流過,令女人不由得嘆息道:

  「如此美麗的石頭!」

  「卻差一點就要被下賤的血液玷染。」

  瞥了眼腳邊牆根的男人,迎著男人那絕望中帶著乞求的眼神,女人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就好像在看垃圾一般,只是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空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話語————

  「違背我命令的下場,只有死!」

  旋而,男人瞬間斷絕了生息,而神秘女人也似乎看夠了禁魔石一般,緩緩轉過身,看向了身後的芮爾。

  那一瞬間,芮爾清楚看到了對方眼中閃過的光芒————那是帶著欣賞的目光,也是帶著審視的打量,

  那目光讓芮爾十分的不舒服,握著血色騎槍的手不自覺的攥緊,金紅色的眼眸微微閃爍,一股風暴在無聲的醞釀。

  「不愧是我看重的人,也不愧是最完美的『武器』,只是...」就在這時,女人緩緩出聲了,話一開口還未說完便已讓芮爾心中的赤焰如同暴走的火山一般再難壓抑下去,

  一瞬間,

  房間中掀起了一道颶風,狂暴的風攪動了漫天血霧,在剎那間便將芮爾包裹,

  在風暴中,

  陷入了狂躁中的魔能好似不要錢一般從芮爾胸膛中瘋狂湧出,

  在魔能的牽引下,血霧緩緩凝聚、凝實,化作了血色的戰鎧凝鑄在了芮爾的身外,

  而在女孩身後,兩隻泛著猩紅與玄幽之色的羽翼正緩緩張開,形成了鋪天的網羅,

  這一刻,芮爾就像那披堅執銳的沙場武士,握緊了足有三米長的血色騎槍,毫不猶豫的向面前的人發起了衝鋒,

  「馭鐵術...」

  心中默念出聲,芮爾目光牢牢鎖死了面前的女人,在她心中或許只要一秒的時間,她便可以將面前的女人撕碎,讓她永永遠遠的閉上自己的嘴巴。

  然而,身處滔天血影中的女人面對芮爾無情的衝鋒卻始終保持著淡然,

  面對突刺的槍尖,女人甚至還能淡定的說完最後的話語————

  「只是...」

  「缺了點規矩!」

  「需要好好教育一下!」

  下一秒,血色騎槍穿胸而過,

  可芮爾臆想中的慘叫與血肉飛濺的場景卻沒有發生,

  看著面前深深刺入了牆體的血色槍桿,芮爾臉上有止不住的驚愕在翻騰:「刺...刺空了?」

  『怎麼可能!』

  這個聲音是在腦中響起的,

  可房間中的另一個人卻好似有讀心術一般回答了她————

  「太天真也太弱了!」

  無情的話語伴隨著在身後緩緩出現的人影,剎那間芮爾感覺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身後湧現,

  那力量好似狂風中的浪潮,而她卻是浪潮中顛簸的小舟,完全做不出任何抵抗的,芮爾便被掀飛了出去,

  撞破了房間的牆壁,砸碎了石磚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那一刻芮爾清楚感覺到了背後那好似火燒一般的劇痛,

  可更令芮爾感到火燒的卻是自己的臉蛋。

  隨著一道血線從額間緩緩淌落,沿著臉頰流進了嘴角,品嘗著苦澀與腥膩的味道,芮爾在回味著來自對手蔑視的同時,心中有一股無與倫比的恥辱感在發酵————

  『我,被嘲諷了?』

  『有多少年...我沒有被人嘲諷過了?』

  趴在布滿碎石的地上,芮爾瞳孔緩緩張開,

  她想到了,

  那還是六年前她剛入學院時候的事情,

  那是她的第一場戰鬥,六歲的她當時對戰學院的第一名,一個十三歲的男孩,

  站在空蕩的決鬥台上,周圍傳來的也是這般帶著蔑視的譏笑,第一名的男孩甚至不屑的說出讓她『滾回家吃奶』的話,

  那個時候,沒人相信她會贏,可她......

  「我是不會輸的!」

  心底有一個聲音憤怒的咆哮,剎那間,狂暴的魔能便充盈在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血色的羽翼在房間中舞動,捲起狂風托著女孩一躍而起,

  「槍來!」

  在半空中的女孩目光一眼便鎖定了遠處那個站立的白色身影,夾雜著不屈與憤怒的情緒讓芮爾金色的短髮如同旌旗一般飄揚,

  右手一招,散落在空中的血霧便在芮爾的掌中再次凝聚,幻化成了血色的大槍,槍頭直指————

  「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