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八十七章 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一刀閃過,兩個天尊強者屍首異處,在這一刀面前,兩人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

    這兩個老者,雖然不是先天天尊,但是實力極為強悍,可惜,他們不該偷襲龍塵。

    他們的靈魂衝擊,被龍塵的意志震碎的一瞬間,他們的靈魂受到了巨大的震盪。

    那一刻,他們的靈魂混亂,整個人處於一種空白狀態,龍塵長刀斬落的一瞬間,他們就如同木頭一樣站在那裡,從他們對龍塵出手的那一刻,結局就已經註定。

    兩位洛家天尊被斬,紫色的鮮血散落在大地上,洛冰心道:完了,這下子仇恨結大了。

    不過,夏晨、郭然等人看著兩人被砍,卻心花怒放,就差沒拍手叫好了,這群傢伙太招人恨了。

    而許家之人,震驚過後,臉上全是憤怒之色,許家的弟子,紛紛抽出了兵器,雙目之中殺意滾滾。

    但是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他們的家主大人,竟然沒有出手,有人看向他們的家主,發現他們的家主,正盯著虛空。

    順著他們家主的目光看去,他們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龍塵等人後方的虛空之中,站著一個鐵塔一般的男子。

    那個男子看上去三十幾歲,面膛黝黑,長發自然散落,氣息沒有一絲外泄,讓人感應不到他的修為。

    他屹立於虛空之上,就好像一根釘子,釘在了天地之中,沒看到他之前沒什麼感覺,而當看到他的那一刻,仿佛所有人的靈魂,都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給抓住了。

    仿佛不需要他動手,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眾生覆滅,此時的他,一言不發,冷冷地看著許家的家主。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戰神殿殿主,關鍵時刻他來了,只不過,他不是趕來的,而是被龍塵召喚來的。

    戰神殿殿主曾經讓白展堂送給了龍塵一塊靈魂玉牌,叮囑龍塵如果遇到不可應付的局面,就啟動玉牌,殿主大人會親自降臨。

    龍塵準備殺人的時候,就啟動了玉牌,這也是為什麼,許家家主即將動手的一瞬間,會忽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戰神殿殿主。

    「戰?」

    戰神殿殿主盯著許家家主,終於吐出了一個字,而那個字一出口,滔天戰意爆發,乾坤顫抖,風雲變色,整個世界的法則因為這個字,而開始變化。

    只吐一字,卻令天穹顫抖,大地搖晃,所有人不得不運轉力量,抵抗那無形的威壓,許家的強者們,無不驚恐地看著戰神殿殿主。

    而夏晨、郭然、白詩詩、白小樂等人也都一臉激動之色,他們沒想到,戰神殿殿主竟然如此恐怖,簡直是天神一樣的存在,有這樣的恐怖強者撐腰,還怕個毛啊?

    「你是何人?」

    許家家主面容肅然,冷冷地看著戰神殿殿主。

    戰神殿殿主只是冷冷地看著他,並沒有回答他,整個人安靜的嚇人。

    「他是凌霄書院戰神殿殿主,至於名字嘛,咳咳,你們沒資格知道。」郭然開口道,至於名字,關鍵是他也不知道。

    別說他不知道,龍塵、白詩詩等人也不知道,戰神殿殿主的身份在凌霄書院也是極為神秘的。

    「凌霄書院?」

    許家家主面色一凜。

    郭然站在龍塵身邊,大聲道:「沒錯,這位,就是我們凌霄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院長龍塵。

    你們紫血許家不是囂張麼?以多欺少,以大欺小,我們殿主大人在這裡,你們繼續。

    殿主大人都已經開口了,你們到底戰還是不戰,說句話。」

    郭然看得出,這位戰神殿殿主,絕對是恐怖無邊的存在,之前紫血許家太囂張了,他恨不得雙方現在就打起來,讓戰神殿殿主好好收拾一下這群人。

    「家主大人,讓我來……」

    就在這時,洛家家主身邊站出了一人,此人渾身生滿了紫色的紋路,看上去就好像刺青一般,他一站出來,狂暴的氣血,直衝天穹。

    「好強的氣血之力。」

    郭然等人大吃一驚,洛冰、洛凝更是嚇了一跳,那人的紫血凝實到了一種極致,如同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他站出來的一瞬間,整個世界如同置身水中,變得虛幻起來。

    那是一位恐怖的先天天尊強者,之前他一直在許家家主背後,誰也沒注意到他,如今他出現,整個天地因為他而變動。

    當他開始運轉紫血的一瞬間,仿佛整個天地已經認他為主,天地之力,盡歸他所掌控。

    「他的紫血之力,要比族長大人還要精純。」洛冰一臉震撼之色。

    「強大是強大,但是輪到精純卻未必。」龍塵看著那個男子,搖搖頭道。

    龍塵曾與洛紫川交過手,洛紫川親自點撥過他,所以對於洛紫川的實力,龍塵比她們知道得更多。

    當時洛紫川雖然只有仙王境,但是他的紫血純度,要遠遠高於眼前這位先天天尊,洛冰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她分不清質與量的區別。

    當那紫血一族的先天天尊強者邁出那一步,戰神殿殿主眼睛一下子亮了,眸子中閃動著懾人的神輝。

    「慢著……」

    那許家的先天天尊被許家家主給攔住了,他眼睛看著戰神殿殿主道:

    「算了,一點小事,不足以妄動干戈。」

    「家主您……」

    那許家的先天天尊強者一驚,他沒想到家主大人,竟然這樣退縮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要知道,龍塵可是殺了他們許家兩位強者啊!

    不光他驚呆了,其他許家強者也都一臉錯愕之色,就這一個人,就能讓許家退避三舍?

    「爹?」

    那個叫馨兒的女子,看著白小樂肩膀上的紫瞳九尾妖狐,忍不住還想說什麼,顯然,她有些不甘心,因為從小到大,她想要的東西,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

    「走吧!」

    這一次,對她無比寵溺的家主,並沒有依從她,就要帶著眾人離開。

    「慢著」

    就在這時,龍塵冷冷地道。

    「小子,你這是想死麼?」

    這個時候,還不依不饒,許家年輕弟子中,為首的那位男子頓時殺意暴涌。

    龍塵沒有看他,而是看向白小樂:

    「小樂,你說這件事怎麼解決?我的兄弟,不會白被人欺負,你是要她的眼睛,還是要她的命?老大幫你做主。」

    龍塵這話一出,許家之人從上到下,臉色都變了,一個個全都按住了兵器。

章節目錄